•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七十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86.html

    亲爱的Z先生:



    小时候,外婆跟我说过一个故事:
    在东山上的山洞里,住着一个白发赤眼的鬼娃娃。他无父无母,无兄无弟,当有人家的孩子不听父母话,尽做叛逆事,甚至任性地说出“我不要再在这个家里生活了”之类的话时,他就会倏地出现,将这个孩子拐回山洞里,囚禁起来做他的玩伴。
    外婆把故事说得绘声绘色,模仿着鬼娃娃窜出时的恐怖形象,吓得堂弟表妹瑟瑟发抖。
    我却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当这个故事还没一个完美结局就宣告结束的时候,更是忧伤得不得了。


    鬼娃娃其实很寂寞,他小心翼翼地不去破坏美好的家庭,只有当孩子自己宣告放弃亲人和友情时,才会试图将其带走,只为求一份难得的有人陪伴。
    我们身边多的是内心寂寞的鬼娃娃:他们看起来难以亲近,甚至总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态度,但是无人试图了解其内心,更不会有人愿意真正走近,朝暮厮守。
    在恐怖故事的背后,总有难以察觉的悲情。
    在可怕之人的内心,总有需要温暖的孤单。


    我小时候常常坐在家门口的大树下看着夕阳西下。
    嘴里有些忐忑但又有些期待地念叨着一些古怪的语句:
    鬼娃娃快来,我会陪你玩。
    胆战心惊又充满期盼的结果,自然是鬼娃娃没有出现,但我却认真地学会了一件事——
    当你认识的一个人,他令人敬而远之甚至避而不谈的时候,倘若你在意他,那就去陪伴他。




                                                                              希望你永远不会感觉寂寞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