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六十三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77.html

    亲爱的Z先生:



    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故事:
    女人执意要与相恋三年但患了重病的男人结婚。
    婚礼办在二人初识的餐厅,走到生命尽头的新郎,在弥留之际要求与新娘共舞。
    新娘说,在钢琴音乐停止之前你不许停止舞蹈。
    新郎说,我答应,绝不会跳不完就死。
    在餐厅里负责演奏的钢琴手,感动于两个人的情深意重,也暗暗下了决心要送他们的爱情走最后一程。
    于是一首温柔的曲子被钢琴手弹了又弹,为了不让新郎察觉曲子一直在重复,他还绞尽脑汁临时创作,硬是把一首五分钟的曲子,撑足了半个小时。
    等到钢琴手实在没有力气再弹下去,只能停下来的时候。新郎早已静静地躺在了舞池中心。周围是一片揪人心肺的啜泣声。
    等待最后一个琴音消散,新娘便淡淡地笑着说,谢谢你。
    钢琴手嗫嚅着回答,没什么值得感谢的。
    新娘抱着了新郎的尸体,跪坐在地板上,一副很是安详的神情在说:他走之前告诉我,在你音乐停止之前,他在这个世界已经跳不动了,但他在天国仍会继续跳舞。
    钢琴手后来在餐厅里又演奏了三个月,随后便辞职,不知去向。
    对于这个一生没有在钢琴演奏事业上取得任何辉煌的钢琴手而言,正视死亡的新婚夫妇不肯停下来的舞蹈,便是他最崇高的奖赏。


    这是我念书打工的时代,所经历过的一个动人的插曲。
    我现在每当听到好听的钢琴曲,就会安安静静地边听边回想——
    想起那一对不愿停止舞步的夫妇。
    想起那一位不肯停止演奏的钢琴手。
    想起这个世界上大多数有关“永远”的承诺,只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有效。
    想起爱情誓言里真正美好的部分,在于相爱无关生老病死贫穷富贵。
    假若钢琴曲已经播完,我便会按下“repeat”键,
    再继续边听边想下去。



                                                              很喜欢在写东西的时候听YIRUMA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