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六十二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76.html

    亲爱的Z先生:



    酒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它除了拥有不同的风味之外,还能让人喝得醉意酣畅,乐而忘形。
    最重要的是,酒从来都不是一种单纯的液体。
    它是一种活的饮料,每一滴都是生命力量的浓缩。


    酿酒的过程中,工人很努力,认真地计算时辰,把握配料量,讲究每一个过程和步骤的循序渐进。
    但是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那些微生物和酵母菌们正在更勤奋地忙碌着,将淀粉分解成糖类,再把糖分变成酒精——这些都是人力不可及的工作,人类充其量只是提供更舒服的环境,像是出租了安逸的办公室一样,让微生物与酵母菌们卖力地交出好酒作为租金。
    每一滴酒,都有无数细小到肉眼无法察觉的生命在活动,流动着的液体,都是满满的活力。


    我每次喝酒,都会抱着近乎神圣的情感。
    将生命的力量喝下去,然后感觉一种灼烧感在身体里翻腾,然后我也许会烂醉如泥,那是放纵无数生命暂时霸占我的躯壳,任其恣意放荡。
    有时我会想,醉酒的人之所以会判若两人,会不会是因为酒里的生命太过活跃,以至于被这股生命力给占据了肉身,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呢?


    我想为自己爱的人酿一杯酒。
    大张旗鼓地劳作着,让你看得到我的真诚与勤恳。
    直到你一饮而尽,芳香入喉,你才能从那蓬勃的酒劲中感受到,那些分解和发酵过程中,不用特别说明,却也察觉不到的,来自于爱情的生命力。
    好酒如长情,少饮愉快,久饮成瘾。
    爱到昏头时,恰似醉意酩酊。


                                                                             周末喝酒喝到意气风发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