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五十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63.html

    亲爱的Z先生:



    我有时搞不太清楚帽子的具体作用是什么。
    拿来挡太阳——其实它能遮掩住的肌肤面积着实有限。
    用来取暖——大多数帽子所能为身体增加的温度更加有限。
    戴着很舒服——说实话长时间戴帽子真的会让人头皮发痒,浑身不自在。
    我只能得出“帽子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装饰”,这样的结论。
    相对于衬衫、裤子、球鞋、手套而言,帽子身为“衣物”的必要性最低,但是正因为它以暧昧的“衣物”属性出现在世人面前,所以大多数的男人宁可戴帽子,也不接受戴耳环、戴项链、戴手镯、戴戒指等性质更为相似的行径。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有些人有些事并不必要,甚至可有可无——比如“爱情”,就算没有它,也不影响人类正常生存下去。
    但是“爱情”的属性并非是“精神意识”,而是被划分到了“生命意义”的版块里去,被暧昧了存在位置之后,它理所当然成为了大多数人最重视的生存必需品之一。
    没有我,你也一样可以活得很好,但我仍愿意成为你的帽子:明明装饰的作用更多,却非得强调自己身为“衣物”的存在感,手表有时懒得戴出门去,唯愿与背心内裤一般,天天贴身伴随。




                                                                 打开电台开始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