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三十七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45.html

    亲爱的Z先生:



    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神啊鬼啊的闹来闹去很热闹。读完之后看学者点评,说书里的多数故事通过谈狐说鬼的手法,对当时社会的腐败、黑暗进行了有力批判,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社会矛盾,表达了人民的愿望。
    读曹雪芹的《红楼梦》,痴男怨女的爱恨纠结很精彩。读完之后看专家分析,说书中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为背景,以贾宝玉、林黛玉爱情悲剧为主线,着重描写荣、宁两府由盛到衰的过程。全面地描写封建社会末世的人性世态及种种无法调和的矛盾。
    读柳三变的《乐章集》,悲怨之辞和闺帷之语很脂粉。读完之后看学术研究,说词集中许多篇章用凄切的曲调唱出了盛世中部分落魄文人的痛苦,是作者心中苦闷的真实写照,也是对当时社会歪风邪气的变相控诉。


    如果不是这些厉害的学者专家们钻研如此透彻,当时刚刚接触这些小说诗词的我,一定读不出那些充满趣味和吸引力的文字,背后所隐藏着的真实内涵。
    然而当我的一些文字,有时也被我的读者们品尝出了一些我自己都浑然不觉的“内在真意”的时候,我就不禁会想起我曾读过的那些书——
    会不会其实那些文人作家,只是单纯地想写风月聊鬼怪然后八卦一下哪位员外府上的丫鬟被潜规则了呢?


    正如我们的爱情,也许没有那些别人理解出来的伟大含义,描述起来本质很单纯。
    我爱你。你爱我。仅此而已。


                                                                       有时会沉迷于古典文学中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