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二十六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30.html

    亲爱的Z先生:


    我的父母很喜欢打麻将。稀里哗啦地推倒,劈里啪啦地重砌,出牌时可以聊聊家长里短,胡牌后交流一下时鲜菜价,一坐就能坐好几个小时,往往有人奋战通宵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我从小就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抓牌时全赌一口运气,排成围墙却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想要如何凑成各种各样的花色,然后爽快第一下子推翻,赢光对手三家的钱。
    我总是觉得那种把牌一口气推翻的动作很帅气,带着不可一世的笑容,仿佛真的攻下了蜀汉东吴的大本营,然后从容地看着其余三家要么愤恨要么惋惜要么不悦的神色,将钞票与硬币从他们手中接过,然后收拾一下略显兴奋的心情,继续作战。
    一场麻将是喜怒哀乐的起承转合全过程,很少有人能从开局一直笑到最后,但也真的有人能从东风圈一直衰到北风圈,即便是至亲好友坐上了牌局,也难免需要彼此勾心斗角一番──所以说麻将就是人生的浓缩,经历完一场牌局,等于将人类的基本情绪全过了一遭,赢了还想赢,输了更希望下一次能赢,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那些上了瘾的赌徒在某种程度上是令我敬畏的:
    倘若一场麻将就是一场人生,那么那些不断从失败的人生里爬起来,希望在下一段人生里可以活得像样的赌徒们,俨然带着点涅槃的气势,打出红中白皮清一色的时候,他们就已然已经获得了复活所需的火焰。


    爱情也可以比作一场麻将牌局,你的对手往往会是你爱的人、爱你的人和将要陪伴你度过一生的人:
    得意的人可以赢光三家。没那么厉害的人,也就只能择一赢之,另外两家勉强自保。但更多的人运气较差,赌输一场又一场,有些人索性放弃,有些人不断涅槃。
    我是那么的希望看到每一个人,都可以帅气地把麻将拼成的围墙全推倒,然后接过三家认输地递过来的钱,继续意气风发地打算去赢下一场。
    事实却是,麻将桌上没有永远的赢家,那些情圣,全是老千。
    如果一输再输,我的建议是:何必非赢不可?只输给那个你一心想要赢的人,未尝不是反过来的幸福。


    如果是我与你对局,我不会将你邀请到有着太多竞争对手的麻将桌上。
    我会选一桌棋局,一对一地将我俩双方的车马象卒全拼光,然后在一个让人期待的时机,把我的王,移到你的王面前,微笑着对你说一声:
    将军。



                                                                                                                                  正抱着电脑托着腮看妈妈打牌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