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二十三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25.html

    亲爱的Z先生:



    踢罐子这个游戏,我相信你一定玩过。
    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猜拳输掉的那个人扮鬼,鬼要抓人,所以被抓的人就要在鬼闭眼数到十的短暂时间里,赶紧逃到各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秘密藏身处去,比如门背后,比如壁橱里,比如床底下,比如某些在平时根本不可能想要进去的地方,不管多脏多闷多热,都得忍着,直到鬼把所有人都找到了,或者有人把代表鬼的寿命的空罐子给踢掉了,这个游戏才算结束。


    我小时候的玩伴里,有一个小男生很擅长藏身,他每次一旦躲起来,就一定不会被人找到,除非他自己愿意被别人发现。
    但他的本事也就仅仅只限于“藏身”而已,他没有灵敏的身手,所以没办法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把鬼的罐子踢掉,于是他就只好藏起来等着,让鬼找不到自己,也等着别人去把罐子踢掉。


    我小时候的玩伴里,还有一个小女生很擅长当鬼。她当鬼的厉害之处在于,只要她守在罐子旁边,任何风吹草动就都逃不过她的耳目,所以玩到后来就很少有人敢在她当鬼的时候,还有胆子冲出去踢罐子的了。
    但她的本事同样只限于“守卫”:她小心谨慎,从不轻举妄动地去找寻别人,而是坐等着别人自投罗网。她的冷静超出了她这个年纪所应当具备的素质,所以没什么人真的敢一再挑战她当鬼的权威。


    这两个人都很厉害,厉害到有时鬼把所有人都抓到了,只差那一个小男生实在找不到;厉害到有时大家谁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鬼,所有人都只能忍耐着躲起来——等到夕阳西下,饿着肚子的孩子们就各自悄悄散去,忘了还有一个小男生没被找到,也忘了有一个小女生仍在守着罐子。
    现在的我,有时去回忆童年时,就难免会想:一直没人找得到的男生,和,一直没人敢去招惹的女生,他们等到最后,应该是等得很寂寞的吧?


    在爱情这个游戏里,有些人一直在当鬼,有些人一直在躲藏。
    当鬼的人有时等不来挑战者的莽撞出击,躲藏的人也偶尔会有总是没被人发现的案例。
    我往往会为这样的人感到由衷的忧伤,毕竟在爱情的游戏里,被人敬畏和被人忽视,都是彻头彻尾的寂寞。
    如果我当鬼,我一定要找到你。
    如果你当鬼,我一定要被你找到。


                                                                          打算把五芳斋肉粽打包带回家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你居然爱吃五芳斋肉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