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二十一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22.html

    亲爱的Z先生:

    进入一个朋友的家里,我最感到好奇的家具,通常是他的床头柜。
    床头柜是最靠近床的家具,是每个人睡前最后会接触到的储物空间,那些与“床”有关的事物,都会存放在床头柜里,比如闹钟,比如看到一半就呵欠连天的手机说明书,比如眼镜盒,比如保险套,比如恋人的照片,或者,被剪掉了脑袋的仇人的照片。
    也会有人习惯把贵重物品放进床头柜里,这样即使在睡觉的时候来了小偷,他们也不太敢轻易去动主人脑袋旁边的床头柜里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一种心理层面的安全感在作用,因为当你不在家的时候,床头柜里存放着的黄金钻石,也不见得就比放在衣橱里来得安全。

    我总是好奇那些朋友们会将什么东西放进床头柜里,我见到的最多的例子,除了眼镜盒就是保险套,稍微有创意一点的是用来放看到人想抓狂的各种公文,还有一个总是声称自己天生丽质每年都过18岁生日的人,他的柜子里塞满的是各种各样的护肤品与保养书。
    透过床头柜里的事物,我们隐约可以猜到这个人睡前最有可能会做些什么,并且大致就能猜到这个人的私下里,会有着怎样的本色一面。

    我去过一个男生的家里,他的床头柜最有趣。
    他会每天傍晚去楼下的公园里走一遭,然后用一个塑料袋装满各种各样的落花花瓣或者树木叶子回来。
    他将这些花瓣或者树叶,都塞进他的床头柜里去,然后关起来闷上一整天,等到第二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会稍微把床头柜的抽屉拉出来一些,让那些被凝聚浓缩了一整天的花香叶香喷薄而出,顿时倾泻在床头周围,营造出一个无比接近大自然的睡眠环境,比人工香水要清新舒适得多。
    他楼下的公园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他每天必然按时带回来的这些花瓣树叶,一来帮助清洁工减少了不少工作量,二来又带给每晚的睡眠以不同的惊喜,有时是妩媚的桃花,有时是亲切的月季,有时是怀旧的枫叶,有时是坚忍的松针。
    我曾问他为什么会想要这么做。
    醒着的时候自己不一定能全权主宰快乐,至少睡着的时候,尽可能让自己开心点吧。
    他在把一抽屉干掉的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的花瓣倒进垃圾桶的时候,语气平和地回答我。

    至于我的床头柜里会放置哪些东西?
    有相机,有手机的充电器,有许多漂亮的胸针,有最近正在读的小说,有无糖薄荷糖。
    香奈儿夫人把情书塞在2.55夹层中,我则把它们搁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不管是手写的情书,还是打印出来的情书,我通常都会在睡前翻上两页,想想有哪些话还没说出来,猜猜喜欢的人读到它们会有怎样的心情──

    然后我的梦一定就会变得很甜蜜。


                                                                                                                               打算把床头柜都塞满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真细腻,每天睡觉都能闻到不同的味道,只是我的房间布局木有床头柜啊
  • 好奇这个收集花瓣树叶男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