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百一十五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408.html

    亲爱的Z先生:


    你知道“颜色”是什么吗?
    用比较简单一点的科学说法来解释:当可见光照射到一个物体之上,根据这个物体能反射多少可见光的波长,就能决定这个物体应该是什么“颜色”的。
    一个弥散地反射所有波长的光的表面是白色的,而一个吸收所有波长的光的表面是黑色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黑色,其实不能说是一种颜色。而白色,也不能说是一种单色。


    我小时候每每到学校组织体检就会显得很沮丧,因为我往往都不能从医生拿出的颜色卡上,像别的同学一样,在那些乱糟糟混在一起的色彩图案里,迅速又准确地识别出哪那一块是大象的鼻子,哪一块是麋鹿的角。
    医生会似笑非笑地说我是“色弱”,于是搞不清楚区别的小伙伴,就会笑闹着误传成“色盲”,在大声喧闹中让我无地自容。
    现在看来,这种所谓的色彩识别鉴定,其实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客观的,因为虽然我们可以将一个颜色定义为所有这些光谱的总和,但是不同的动物所看到的颜色是不同的,不同的人所感受到的颜色也是不同的,每个人眼中的颜色,都不是完全相同,毫无偏差的。
    所以,每个人眼中的世界,也应当是都不相似的。


    这样一来,人与人的交际无疑变得很是有趣:
    你穿着的军绿T恤,在他的眼中很可能是橄榄绿色的;我喜欢的海蓝背包,可能在你看来是泛着江南雨季的灰青的。我们为了春天开放的各种绚烂鲜花而欣喜,但在狗狗的眼中,却只有黑白的一片天地。
    没有谁比谁的世界更鲜亮,颜色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主观的产物。


    在爱情的世界里,人人都是色盲:
    接受爱情,吸收爱情波长的人,是黑色的。
    付出爱情,发射爱情波长的人,是白色的。
    在爱一个的同时,也在享受着被爱的快乐,这样的人,是灰色的。
    那些整天轻浮散漫、对待爱情三心二意的人,他们的表面看起来光鲜亮丽,他们的内心似乎也是五彩斑斓的,但是他们并不被爱情世界所欢迎,因为他们发射的爱情波长太混乱,而他们所希望看到的颜色,又并不总是专一。
    所以我才希望能成为爱情世界里的头号色盲,无论现阶段的我是黑是白,我的最终目标都是能成为灰色。
    灰色的我,在你眼中,是否依然生动?

     
                                                                           正低头打量自己灰色裤子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看到“正低头打量自己灰色裤子的”的时候,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牛仔裤!!!
  • 《好奇害死猫》,看看就好!克服好奇心。。。
  • Z先生不开博客,他回信是在别的地方,不好意思不便告知。
  • 其实我和兽人一样很想知道~不过只是R先生的情书已经让我很感动了
  • 最后一段非常好, 你的文字总是能够打动我心里的柔软处
  • R先生你好,看了这么久的情书,最想知道的是Z先生的博客地址,可以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