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九十六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314.html

    亲爱的Z先生:


    维基百科对于克隆一词的解释是:
    克隆(英语:Clone,克隆为其音译),又称生物复制(简称复制)等,广义上是指制造出与某特定生物完全相同的复制品。在生物学上,是指选择性地克隆出一段DNA序列(分子克隆)、细胞(细胞克隆)或是个体(个体克隆)。
    看完科幻电影,我常常都会被问到性质相似的问题,比如,如果要克隆你自己的话,你会希望在什么场合遇见克隆出来的你?
    假设人类的科学真的发达到了那个地步,那么克隆出来的人应当保留有与被克隆的人,完全一样的基因和特征,从理论上来说,无论是外貌还是个性,都应当是相同的。
    这也就是说,克隆出来的我,与身为本体的我,都是一样的喜欢烧鹅和盐烤秋刀鱼,都是一样的性子急脾气暴,都是一样的沉迷电动懒得洗碗,都是一样的贪恋红酒但稍微喝一点酒酩酊大醉,都是一样的情商过低容易被爱情冲昏头脑——
    既然我如此了解并且不喜欢自己的缺点,那我又何必要安排与自己的克隆人见面,然后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把气氛搞得无比尴尬?!


    有些连题材是科幻还是魔幻都很难界定的小说,对于克隆的概念就理解得更加深邃晦涩。
    克隆出来的自己,作为生物的特征与本体的自己是完全相同的,那么也就是另一个自己。
    克隆出多少个自己,就生物存在的性质而言,就等于是同时存在多少个自己。每个克隆人都是自己,即便其中一个自己消亡了,还是有剩余的其他很多个自己在存活着,单就“自己”而言,是一直存在的。
    这样想一想,就有些迷惘了:
    谁都是自己,自己有很多个,那么到最后又哪里分得清楚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是谁——这确实是人类进化到最后时,留给“自己”的最大难题。


    倘若克隆技术终有一天会泛滥似地流行。我也许会想要多克隆几个你。
    许许多多克隆出来的我,与许许多多克隆出来的你,继续去单纯而又执着地恋爱,这世界不就又多了许多对返璞归真的恋人,全球恋爱的平均质量又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如果还多了几个你,那也很好处理:
    一个陪我吃早餐,一个伴我打游戏,一个听我抱怨公司里的烦琐事务,一个牵着我的手去超级市场买咖喱块和土豆泥。
    还有一个要始终面带坏笑,时不时地对我说,嘿,我真喜欢你!


    吴承恩笔下的孙悟空很是神通广大:降妖除魔不用自己动手,拔一撮毛就能变出千千万万个小猴子冲锋陷阵去。
    换成现在的科学术语来解释,就是孙悟空能迅速的克隆自己。从理论上讲,猴子毛含有的蛋白质是指导该部分毛发合成的DNA的部分表达(与其内含子和外显子有关),可以进行逆转录,也就是可以克隆。孙悟空拔毛变化的过程,也就是一个花极少时间复制DNA并衍生蛋白质最终克隆出生物体的过程——
    听听!再美好的事情,被人类的科学一搅局,就全变得索然无趣了!


                                                                                                周末用加班当成娱乐消遣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KIRA哥为何不说一下Z先生有趣的事?想知道你喜欢的Z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爱人……还是只有一个好,克隆那么多就会慢慢不懂珍惜,而且还会伤害被克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