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九十二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308.html

    亲爱的Z先生:


    当车失去重心向后倾倒的一刹那,我的心里就暗暗叫着不好:这次怕要重伤了!
    这是三年多前的记忆。玩越野山地车时从陡坡上摔下,车压在人身上,我的腰部被一根横栏挂住,慌乱中我听到了有什么断裂的声音。
    去医院检查的结果确实不妙,其实那次的摔伤只是一个诱使我早点发现病症的契机:先天性腰间峡部裂。
    换句话说,就算我没有摔伤,我的腰椎也迟早会出现大问题,如若发现得晚,在失去了充足矫正时间的情况下,我只能依赖手术植入钢钉接起两块骨头,来保证我的腰部还能正常挺直。
    那样的话,我每次过机场安检时,是不是都需要被严厉搜身呢?我没发现问题的重点,异想天开地问。
    医生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然而这样一个长期折磨我的毛病,却多少有些让我感觉尴尬。
    我不能久站,也不能负重行走太久,更不能从事太过剧烈的运动,所以我坐地铁坐公交一旦需要长途跋涉的时候,处于对腰椎矫正的考虑,我需要放松地坐下。
    但我没办法坦然地坐在“老幼病残孕专座”上:精神矍铄的老人,活力充沛的孩子,手指缺了一根的残疾人,搞不清是发胖还是真的怀孕六个月的女士——他们都可以理由充足地要求我让座,或者一旦我没有主动让座,就会由旁观者跳出来“伸张正义”地请我把位子留给上述人群。
    我其实算是病号,但我没有头破血流的皮外伤,没有面色苍白的虚弱相,没有绷带没有吊水没有拐杖,受了内伤武功全失的令狐冲,总是不如断了胳膊的杨过看起来更让人心生怜悯。
    于是我只能一次次地把座位让给看起来比我能活更久的特殊群体乘客,忍着腰痛,装着健康。


    爱情同样需要辨识症状。
    表面残缺的爱情,内里就算再怎么有值得交流的空间,也不值得为其再过多地劳烦神伤。
    看起来光鲜亮丽的爱情,享受着不计其数的祝福与艳羡,但假如内里已经破烂不堪,即便在旁观者眼中显得格外完美,实际的本质也终究经不起时光的摧残。
    所以我们的爱情需要定期体检,心里有任何疑虑都要及时跟对方沟通,
    务必健康,不要内伤。


                                                                                 感觉生物钟已经完全颠倒了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每次看别人描述病情自己也会觉得有点不舒服。祝你健康。
  • 还没有买车那。。。那样就好多了吧
  • 这也是你不买车原因之一?真有人敢叫你让座?我看是你自愿的吧?因为你太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