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八十八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304.html

    亲爱的Z先生:


    今天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我的高中同学,并且准确地说出了我高中时期做过的一些,有些荒诞但确实也曾闹得学校不得安宁的疯事。
    这位同学的名字我依稀记得,但要仔细去回想他的相貌,却又实在想不起来。那鼻子那眉眼,都是模糊一团的,动不动就跑偏成了别人的五官,然后自己努力了半天,再自己完全否定。


    人类的记忆确实没办法事无巨细地,完全保存在大脑里。有些常用的深刻的记忆,记住了也就一直记住了;有些不常用的太普通的记忆,过了一段时间就会自动被抹除,然后换成新鲜的记忆填补空缺,等着排好次序,再次被遗忘。
    如果说每一个新的开始,就是在等待被未来的自己以往,这样未免太过悲观了些。可是我们没办法对大脑下达“一定要绝对服从”的命令,忘了就是忘了,无论日后的自己有多么不情愿。
    韩国称患上健忘症的人为“脑中有个橡皮擦”,日本人还翻拍了这部有些悲情的电影,似乎是在说,大脑里有着一块随时会擦掉的记忆的橡皮,是件多么让人哀伤的事情!


    还好我从未担心关于我的一切,会从你的大脑里渐渐消失。
    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以及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持续在发展的未来,以及持续在变成记忆的历史。
    我们的故事一直在进行,纵然忘了过去某个时间里发生过的事情,也还有未来正要发生的事情——我一直都在你的脑海。
    并且我会自作聪明地来面对橡皮擦的挑衅:
    我用的是钢笔、蜡笔、水笔、签字笔、圆珠笔……橡皮擦多么无可奈何!


                                                                             一直努力着不会让我们彼此互相遗忘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还是希望能够听见涛声
  • ××××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 终于换头像了啊
  • 咦?多了张图?怎可以设置两个时间?KIRA哥用心了
  • KIRA哥你个新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