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八十二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91.html

    亲爱的Z先生:


    逛IKEA的时候,我总是对床的展示区充满敬畏。
    在我的眼中,床是人类社会最不可缺少的东西之一。它可以用来睡觉,可以用来翻滚,可以躺在上面看书听歌,可以趴在上面把无聊电视盯上一整天,可以缩在被子里把伤心的事用眼泪淌出来,可以假装听不见闹钟的喧嚣一个劲地用枕头把耳朵全盖住。
    就连男欢女爱享受肉体欢愉,大家也都习惯了用一个正式活动开始前的预备动作来描述,叫做,上床。
    我们一生中起码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它的重要性自然无可超越,电冰箱和洗衣机都无法取代。所以如果一个人打算邀另一个人长时间地分享睡同一张床的乐趣,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
    他们相爱,然后决定一起生活。
    然后等到生命结束了,周围的亲朋好友儿孙婿媳全都掩面而泣,摆在生者中间的死者所流连的地方,依然是一张或者摆在自己房间或者搁在病房里的,床。


    床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平常,其实神圣的道具。
    它期盼着生命的诞生,包容着生命的休憩,纵容着生命的激情,正视着生命的消亡。
    它不会说话,假如真的会说,那它所知道的秘密,会比任何一家八卦小报的记者都劲爆。
    所以当有人问到会想要以什么样的情话来跟心爱的人表白时,我略过了别人或者肉麻或者煽情或者莫名其妙的各种修辞短句:
    请来睡睡我的床。
    所以当有人问到最希望死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我也装着没有听到“马尔代夫”“爱人怀里”“卫国战场”之类的答案:
    能让我睡得踏实的床上。
    我自己房间的床是两米乘两米的尺寸,我总爱在星期天慵懒地从一头翻到另一头,不肯睁眼——
    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枕头,留给你用。


                                                                              写完信就已经无比憧憬回床睡觉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你的考据和论证,观点和写文形式特别能感染人。恩真的。
  • 生命的相聚和结束..都在床上啊..
  • 不一定要在床上。啊。
  • 两个人一张床未必相爱也可能是同租
  • KIRA哥可直说“请恋上我的床 恋上我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