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八十一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89.html

    亲爱的Z先生:


    每个人都会有许多许多小秘密想要跟别人分享。
    这个有荣幸能分享到秘密的对象,在挑选的时候很有讲究——
    有人愿意跟知心好友抱怨老板的苛刻,有人想要跟闺中密友畅聊交友圈里的八卦,有人会相信只有家人才不会害自己,有人则酒后才吐真言,把自己爱了谁不爱了谁睡了谁被谁给睡了,通通告诉当时离他最近的人。
    我也会有想要倾吐心事的对象,而这个人往往不是固定的一个人,而只能说是固定的一个职业。
    是的,最常听到我心事的人,是出租车司机。


    作为陌生人而言,出租车司机无疑是一个很有趣的类别。
    他们匆匆地来匆匆地去,坐得未必就比飞机上你邻座的旅客挨你更近,但也绝对要比路上擦肩而过的行人,跟你相处的时间更长。
    他们大多都有怕寂寞的毛病,广播电台里各类插科打诨甚至壮阳药广告就是他们最好的解闷道具。有时听得不想听,或者不想单方面被人抢了话头,就会开始找着话题跟坐车的客人聊天,聊什么他们都会很投入。
    这样的一种陌生人,除非你打算做他的常客于是要了他的叫车号码,或者你们就真的缘分不浅,否则平时想要一见再见的几率,实在很低。
    所以当这么一个愿意聊天,又往往会跟你聊得很起劲而绝不是单纯敷衍的陌生人,主动挑起了话头的时候,我就会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小小冒险精神在骚动。
    我会跟他说一些工作上的辛劳,也会跟他聊一些家里发生的大事小事,从七大姑八大姨,到老朋友新情敌,隐去姓名,藏去身份,只聊事情的过程与自己的感受,对于这位司机而言,那些出现在话题里的人物,全都被冠上了一个“这位乘客的七大姑”“这位乘客的八大姨”“这位乘客的老朋友”“这位乘客的新情敌”的定语身份,与开车的他不相干,他也只是太过无聊,所以想要参与别人的生活而已。
    说完秘密之后,我会很舒坦,跟所有心里藏不住秘密的人一样,有一种欲望发泄后的惬意。同时我也会莫名地有一种小小的,近似于期待和兴奋的忐忑:哦,他到底会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呢?老板又会不会知道我在说他跟秘书偷情的事情呢?
    这样的忐忑,在我下车的那一刻就会烟消云散。我付完车费,关上车门,向着继续移动到车流里的那辆车招招手,我跟司机,重新回到了陌生人的角色属性里,只怕下次再见也未必认得出对方来。
    世界上或许有那么一些人知道了我的秘密,尽管他们无所谓是否要保密,更无所谓告诉他们这些秘密的人,究竟是怎样的模样。


    我最近跟司机说的一个秘密,有关于你。
    我说,我喜欢一个人,喜欢得不得了。
    那司机有些慵懒地在等红灯的时候打着呵欠,末了才从眼角挤出困倦的泪,敷衍地应了一句:那很好啊。
    嗯,确实很好呢。
    谢谢你,司机先生。


                                                                           连续工作48小时只睡了两小时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我觉得,一个喝醉酒的人连神志都不清了怎么能讲出什么真话呢
  • 跟陌生人谈心,跟爱的人吵架,奇怪的我们。take care
  • 身体是革命的那个本钱
  • 似乎把最重要最私密的话都说给了现实中可以推心置腹的亲友,以及网路上心有灵犀的陌生人。在泛泛之交看来是寡言的,只是不愿充当无谓人员的精神垃圾桶罢了。偶尔只有深夜广播为伴的日子里,发短信给子虚乌有的名字点自己想听的歌,为自己的文字被主播念出来而感到小小的惊喜,也被抽中过几张当季时兴的电影票,可惜没有时间去看。跟司机的聊天很有限,或许应该改掉上出租车直接坐后座的习惯?
  • 你们都身心疲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