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七十八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85.html

    亲爱的Z先生:


    我面前的一杯茶,明亮的汤色微微有些琥珀的光,有点像是还没成熟的香槟,水里的一根茶梗竖直地悬浮着,日本人总说这是好运气的征兆。
    所有跟茶有关的话题,都跟清净有关:
    居士烹茶,妙玉煎茶,好友沏茶,踏破铁鞋寻茶,万里江山一盏茶。
    其实是有些苦涩的液体,但是却苦涩得足够纯粹也足够清香。本是极简的一件事,也可以因为过度钻研而精深得登峰造极。
    不喜欢茶的人,会嫌弃它的入口不够甘甜。太喜欢茶的人,会沉迷于它的回味实在悠远。
    粗略地喝茶的人,在小饭馆里等着上菜之前会把那些装在一次性塑料杯子里的粗劣茶叶水,当成是用来解渴的乏味饮料;精细地品茶的人,会竭尽所能地找来最昂贵最稀罕最极品的茶叶,对水源的品质对烧水的时间对冲茶的温度都极有讲究,更有甚者,若入了茶道,坐姿、服装、礼仪统统都有规定,繁琐得让人花十几年的功夫也刚刚只算入门。
    茶就是这么一种将矛盾复合到味觉体验之上的特殊事物。
    最重要的是,喝着茶的时候,无论是怎样的人,都会有一种微妙的心情在浮现:它比水要有味道,它比果汁比红酒比豆浆都要味道更清淡,它可浓可淡,可深色可清浅,不管是什么样的状态,都能有着不同的感受,浓有浓的愁情荡漾,淡有淡的清新袅袅,水壶烧开的时候,俗世就需要被暂时隔绝开来,留着一点虔诚去自我陶醉。


    我很乐意与你一起饮茶。
    喜悦时喝冰糖菊花,平和时饮清香茉莉,雅致时品西湖龙井,静逸时尝飘香普洱,还有银针毛峰锡兰阿萨姆碧螺春,总有一种心情适合选中它。
    饮茶时如若进入新的世界,对饮的人就是这世界里唯一的伴侣。
    我只跟你对饮。


                                                            在朋友的餐厅里独自品茶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我的办公桌三个抽屉里两个塞满了各式泡茶的材料
  • 我家常年喝玄米茶
  • 有一阵子热衷于加蜂蜜的红茶,柠檬片浮在琥珀色的茶汤上,淡淡地看着就很欢喜。也喜欢玫瑰茉莉杭菊等花茶,仿佛含苞待放的幸福,品一口就会倾情盛放开来。巧克力红茶,或者果酱红茶,甜甜的渗着一丝苦涩,宛如冬日里的思念在舌尖上跳舞,最后融化成绿意萌动的春天。与手套一起失落的童话如果注定找不回,那么在梦境里摘一朵漆成红色的白蔷薇,是不是还来得及赴疯帽匠和三月兔的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