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七十六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82.html

    亲爱的Z先生:


    最近有一个广告让我有些尴尬。
    在户外的公交车等候位置上,橱窗里先是挂了一个月的广告,画面上只有一个莫名的问题,“ROY是谁”?
    接着再挂了一个月的广告,画面上是对之前问题的解答,“ROY是卫浴系列”,有马桶,有浴缸,有洗脸台盆,有洗浴橱柜。
    现在又挂了一个月的广告,画面上是对上述解答的延伸思考,作为ROY代言人的那个人偶正若有所思地俯视着面前的马桶,充满玄妙意味的马桶则在散发着睿智的光芒。
    我于是羞愤难当。


    人类不该把人类物化。
    人类也不该把动物人化。
    人类物化的,张口一句“你这头猪”显然是莫名的侮辱,就算要否认贬低的意味,“你不是东西”听起来也不怎么能让人感到愉悦。
    动物人化的,抱着一头狗就叫“Kevin”,搂着一只猫就叫“Mary”,就算是头迷你骡也必须像模像样地要有个有气势的名字叫“Alexander”,拖到大街上散步随口唤一声宠物的名字,就多的是名字相同的路人侧目怒视。
    正如我一个名叫“Tom”的朋友,第一次去一个家里养了只名叫“Tom”的黄金猎犬的朋友家做客。主人在餐桌上热情地喊了声“Tom”邀其入席,人与狗便同时应声赶去——你说人与狗各自有何感受?


    其实动物也未必愿意被强迫人化,这只的名字原本该叫“汪汪 汪汪汪”的,那只的名字可能是叫“喵喵喵 喵喵喵喵”的,突然就被驯着要遵循管教必须记住属于人类的名字发音,它们本身很可能是一百个不情愿。
    我曾经养过一只安哥拉兔,给它起的名字叫做咕咕咕。这是兔子能发出的不多的声音类型里,用来表示不满情绪的一种。我希望我的兔子能有些可爱的脾气。
    我曾经养过一只哈士奇,给它起的名字叫做汪汪汪。然后我自以为根据不同语气声调而改变的发音,会像是真的能跟我的狗在对话。


    所以我也不太乐意把爱情物化或者人化。
    我从来不说,“我对你的爱,就算用亿万美金也无法动摇。”
    我也从来不说,“我对你的爱,就像是一个人对自己的关爱般源于本能。”
    我的爱不是猪,我的爱也不叫Marc Jacobs。我的爱就是爱,你必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累了一周打算去喝杯伏特加放松一下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咕咕 咕咕咕...(早晨起来看到R先生的文字 一天就从不错的心情开始了)~^_^
  • 广州公交站牌也有,悬念的广告我知道叫"旺"的狗还真不少呢,我觉得这名字很老土啊,同样满街叫自己小孩叫B啊B啊..........如果你是路西法,视人类为宠物,你觉得起什么名字最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