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七十四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80.html

    亲爱的Z先生:

    问你最喜欢什么颜色,你会怎么回答?
    我通常都会回答:蓝色。
    什么样的蓝色?有多浅?有多深?以什么做参照物?
    呃……天空蓝,或者宝石蓝,要么海水蓝也行。
    是哪个城市的天空?哪一种类的宝石?详细指定到哪一片海域哪一区海流?
    唉……我不知呢。

    还是很多想得周到的人够聪明,他们不去费力地描述颜色,而是索性自己定义了颜色。
    比如Tiffany蓝,比如HERMES橘,比如麦当劳黄,比如星巴克绿。
    把属于大自然的颜色,冠上了人类的商标,虽然飞禽走兽是看不懂,但人类各自心里都明白。
    我倒是有点喜欢这样的做法,将用来出售的商品与人类的视网膜和用来认知颜色的左脑相关联,是人为地创造出来的一种条件反射。
    若我将爱情作为商品出售给你,你用来支付的货币则是你的爱情,那我也会想要创造一种条件反射: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穿绛红色的衬衫。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灰青色的T恤。
    罗伊红,弗兰克青。以后只要一张口,你我就都能心领神会。

                                                            在回忆你那件STIFF T恤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越来越羡慕你们以这种方式来交换传达着彼此的爱意每封的话题是怎样来的?Z:这时候最能让我想起你 多希望你在这里oh~~~ 你总是愿意把你的手心 借给我握紧 R:该往哪里 我总是依赖著你 你是我的方向感oh~~~ 我可以确定你会带著我朝对的方向前进 Z:i\'m thinking of you. 我有你真好 你能让烦恼变得渺小 我遇见一个最懂我的人 我会提醒自己把这份爱收好 R:i\'m thinking of you. 我有你真好 只要牵著你的手就知道 我不是一个人在这世界停靠 因为我拥有你在我心里 Z:thinking of you.有你真好 R:thinking of you
  • 颜色是一种手段,让自己想起很多事情。
  • 俾斯麦风格的红与黑,似乎对时髦的现代人而言更适合用来诠释爱与死的永恒主题。另外蓦然发现罗伊和罗衣仅一字之差,罗伊红的罗衣,说不定在初见那时便已成了一种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