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七十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76.html

    亲爱的Z先生:


    我不是很喜欢等人,正因为自己不喜欢,也就担心着别人等人等得同样心情不好,于是感同身受地总怕自己被人等——因果一循环下来,就变成通常都是我比约好的时间提前一些先到,再继续等着别人过来。
    我等人最久的一次,那时还没开始流行手机与MSN,在联系不到别人的情况下,我在约好的地点整整呆了八个小时没敢离开。
    然而这还不算是特别厉害,我有一个朋友,为了等她的恋人回来而在火车站整整等了三天三夜,结果她的恋人在半路上心脏病发作而中途被送进了医院,脱离危险后才迟迟赶回。重逢的二人在火车站抱着哭了两个钟头。
    难怪古人总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大侠与大侠约着共赴华山论剑,通常是先到的一方先在山脚找家客栈打尖住店,不慌不忙地呆上十数天,等另一方到了再商议着何时动身上山,之前最要紧的是先把酒喝个够。
    不是古人的生活节奏慢个个好耐性,在没有电子邮件twitter手机短信的年代里,从不轻易承诺等人,一旦说好要等,就是一种赌上信誉的契约,从头到尾都是以十二个时辰作为基本单位的浪漫。


    有时我们等人等得更长久。
    比如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对的人,长相对味脾性投缘,有一种“终于让我遇到你”的恍若隔世感,于是约莫觉着此前的十几二十载光阴斗不过是一个等待的过程,总要遇上这个人才真的是“等到了”。
    这样的遭遇常常会出现在亦舒或者席慕容的小说里,读起来隐约觉着有些浮夸和一厢情愿,但总能有人会产生共鸣,并会在接下来的爱情里,自动对号入座,越发觉着“等人论”才是爱情世界中的基本宪法。
    其实我们的人生一直都在保持着一种“等人”的状态:
    等到了真正的朋友,等到了授业的恩师,等到了称心的工作,等到了期盼的盛会,等到了贴己的爱人……
    等啊等啊等,我们总是在等着一件又一件事物,有时等了几个月,有时就等了几十年。
    只是我们总是担忧生命太过无聊乏味,所以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便会没事找事地给自己安排一些其他的事务来分散精力,正因为整天都忙碌着了,于是就会很自然地觉得,我们的人生饱满又充实,绝非单纯为了等而等。
    在等待中忙碌——这隐约是我听过的,既实在又浪漫的一种状态。反倒因此凸显出了等待的难能可贵,在“等到了”的那一瞬间尤为令人感动。
    所以,在等待你到来的之前岁月里,我一直都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


                                                                           逃回被窝里然后准备叛变到睡梦中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我曾经听人说过这样的话,仓颉造字的时候用尽了天地间的灵气。
    忙,即是心亡。
    我们在没有了彼此的日子,忙的天昏地暗。
  • 只怕有时又像希望一样,等的越久,等到后越发会感到落寞
  • 等待有时候也是一种甜蜜
  • 等不到的话,是不是就真的悲剧了。
  • 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跟她们说明她们还听不进去最气愤又不是什么大牌,凭什么总是让别人等我又发牢骚了
  •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的女主角等了一辈子也没能等到喜欢的人认出自己。火影里的赤砂之蝎等了整个童年也没能等到外出执行任务的父母回来。所以赤砂之蝎讨厌等人。但那个女人却毫无怨言,也许是因为还有儿子,还有自己风韵犹存的希望。不禁对战争年代的爱人们肃然起敬,因为那是彼此不抱希望地等待。十五从军征,若能八十始得归已是万分之一的侥幸,搞不好昔日爱巢只剩松柏冢累累,难免要泪落沾衣了。如果某年某月某日在人生的站台上等到属于自己的Mr. Right,就冲上去给他一辈子的拥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