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六十八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71.html

    亲爱的Z先生:



    我们大多数人拍照的理由,都是告诉自己或者别人说,这是给未来的自己,留一个现在的纪念。
    我们大多数人拍照的表现,都是当负责按快门的人数下“一二三”或者喊出“茄子”时,摆出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表情和姿势,瞬间定格。
    可是呢,那些表情和姿势,并不是被拍照的那个时刻,我们所自然浮现的表情以及自然摆出的姿势,不像是在纪念某个时间段里真实的自己,而更像是在告诉未来的人说,这个时刻我们正装着很开心、装着很有型、装着很搞怪、装着很可爱呢!
    那么这种完全不具备纪念价值的纪念照片,我们到底要它有什么用?
    若是单纯地用假装出来的完美状态,来欺骗未来的自己和未来的别人,去看偶像剧不就好了么。保证有更美丽的人和更美丽的景色,还有更美丽的肢体语言来让人感动不已!



    然而从心底里说,我并不讨厌这种没有纪念价值的纪念照片。甚至于,我自己就常常毫无意义地拍一些自己的照片,美其名曰给未来老去的自己,留一个青春正盛的纪念。
    既然我们平时本来就已经为人处世虚假惯了,也总是做出一些毫无意义的举动来,那么相比起来,至少还能留下一些未来可能看不到的表情和景色的照片,确实要显得有着十足存在的必要。
    所以我还是会继续拍一些关于自己的没有纪念价值的纪念照片,来欺骗未来的自己说,这个时刻我很快乐。
    所以我还是会想去拍一些关于你的没有纪念价值的纪念照片,来欺骗未来的大家说,这个时刻我们很好,地球也很太平。
    其实当下未必真的十全十美,用照片去填补可以被省略的缺憾,这做法既简单又合理。
    倘若想要学好怎么拍摄真正具有纪念意义的纪念照片,请去拜师陈冠希。


                                                                     正在为清理相机储存卡里的海量照片而发愁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我家每年只在新年和外婆生日才去外婆家,有一年,我突然很想帮外婆拍几张照片,她看着我们很开心,不到半年,从电话中得知外婆突然去世的消息,我们就急忙赶过去送她最后一程,我看到妈妈哭我的眼泪也跟着来了,望着外婆的样子,我就开始怪责自己那时不应该帮她照相,听说帮老人照相会不吉利现在反而觉得很晓幸,因为我已经对外婆的样子模糊了,我就固执认为他们也会,每家都给一张....
  • 感觉自己在这方面是个极端的人,要么就拍没有人做主角的场景,要么就拍每一寸妆容每一个动作背景的选取光影的调度皆刻意安排到无懈可击的场景。从小到大同学录或毕业纪念册之类一本也没有,认为值得的人活在记忆里已经足够。仍不擅长记三次元人类的长相……那些即使模糊了面容也不会忘却的灵魂,眼下不知飘散在世界的哪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