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六十七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68.html

    亲爱的Z先生:



    有一件让我印象很深刻的事情,我现在说给你听。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坐上纽约地铁的一趟末班车,饶有兴致地盯着几近空荡的车厢里,或者站或者坐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躺下来的乘客。
    有一些乘客喜欢戴上耳机,跟随着不知道是什么旋律的音乐,轻轻地微笑,或,毫不掩饰地哀伤。那个时刻,他们的表情是与我所身处的这个现实世界脱节的。不会因为冰冷的车厢广播声音,而表现出任何互动的神色。只有列车停靠在了他们的目的地的时候,他们才会定一定神,像是有些无奈似的,回到现实世界中,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出车厢去。
    出于对这个城市居民充满好奇的心理,我决定有礼貌地闯进他们暂时自我封闭的小小世界里,去探知一下他们到底在对什么发生兴趣。
    我敲门的方法是,很客气地跟他们打个招呼,然后拜托他们把耳机借我试听一下,让我通过他们此刻正在听的旋律,来大约地推测出,他们正沉浸在怎样的一种精神氛围中。


    我从第一节车厢,一直试听到了最后一节车厢。除了有少数乘客对我的举动表示出惊愕的神情之外,大多数人都很友好地借我听他们喜爱的音乐。
    当然这些音乐的风格很多样,每个人的口味都很复杂。我听到了流行的R&B,听到了吵闹的HipHop,听到了愤世嫉俗的死亡摇滚,听到了发音浑厚的美声歌剧,听到了年轻的学生正努力学习的法语朗诵,听到了至今都算是经典的电影片段,还听到了让我感觉熟悉的中文,似乎是某个曾流行过的香港女歌手的热门金曲。
    最周一节车厢里,有一个穿着朴素衣服的年轻女性,她的皮肤很白皙,头发是漂亮的棕色,脸上有几颗不难看的雀斑,带给她一种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可爱青春感。
    我在接过她大方地递过来的耳机试听时,有一丝丝的讶异。她没有在听歌,也没有收听任何有逻辑意义的语言发音——耳机里传出的,是一个孩子的哭声。响亮而且有力。
    她于是笑着解答了我的疑惑:我听到的,原来是她刚出生五个月的孩子。因为她需要独自抚养这个孩子,便只能每天从早到晚地打工赚钱。孩子寄养在她的婶婶家,每天她下班回去的时候,孩子早已酣睡,而当她一大早出门之前,孩子也尚未自然醒来。她不能常常地陪伴在孩子身边,所以只好拜托婶婶把孩子的哭笑声全录下来,坐车的时候听一听就觉得心里很是宽慰。


    照片不会动,回想太虚无,当我们格外思念某个人某件事的时候,我们往往可以从与之相关的声音里,提取能够让内心感动的信号。
    我在到达目的地前的等待时间里,也会常常要听一些让我感到快乐或者忧愁的音乐。倘若这个人生的旅途太过漫长,独自上路的我或许会想要听听某些特殊的声音:
    如果你睡觉打鼾或者常常爱自言自语,请将那些声音录满我的iPod。



                                                                                这次坐在D5425号车047位置上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发现一个错别字hoho ..
  • 话说,我也录过别人打呼的声音的
  • 你的行为举止真让我佩服一一去到陌生的地方,找个人问路我也不太敢,想了很久才找比较有亲和感的人落手, 我每次出远门总不忘带上充满电的MP3,听着熟悉的歌曲才踏实,也许我是怕寂寞……
  • 曾拜托过一个十分投机的网友把喜欢的音乐列单,以便断了以后偶尔想起时可以听着那些歌曲,揣想哪一首最接近现在对方心里的旋律。也有那样的情形,走着走着不知哪里传来的音乐毫无征兆地灌进耳朵,思绪便没来由地铺天盖地。哪怕是陌生的歌甚至并不喜欢的歌,在随机组合的时间地点牵动心弦的程度,竟可与喜欢的歌媲美。当熟悉的眼睛里不复最初的风景,不妨摇一摇iP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