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六十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255.html

    亲爱的Z先生:


    得知Alexander McQueen自杀的消息时,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给我喝惯了的黑咖啡里,加一颗糖。
    后来我还是决定不加了,把立刻显得多余的那颗方糖放到一旁,然后皱着眉喝下一口。
    这一杯咖啡似乎格外得苦涩,几乎令我难以下咽。
    我含在口腔里约莫五秒钟的时间,然后吞下去。
    眼角轻轻地渗出了一滴泪,我猜想,这也许跟咖啡太苦有关。


    关于Alexander McQueen这个人,我一向抱有一种只谈时装不谈人的态度。
    他的时装诡异而愤怒,是一种将生命的力量浓缩于死亡的绝境里的创作情感。
    时刻可能爆发,不安分到了极点,是乖戾叛变的造反分子,对于一切按部就班的传统都充满不屑。
    我时常看着他的时装,一个人会大笑起来,然后拍着掌说,此人妙极,此人妙极。
    接着我就会继续做我该做的事,吃饭聊天,喝茶八卦,唱歌跳舞,生活照旧如常。
    他的时装虽好,但从未影响过我的生活。
    我欣赏,却毕竟穿不上身,走不出门——
    只因我喜爱的那些作品,全是为女人的线条而裁衣。他所创作的男装,尽管鬼马,可总欠缺些戏谑无常的风味,嚼起来便嫌略微清淡不够过瘾。


    不谈他的人,自然有我的理由。
    几年前我曾见过他一面,在伦敦的一间咖啡馆,恰逢他由瘦变胖的转折。
    他瘦削时,眼神带着一丝忧伤的锋锐,即便是照片,也看得人有些心紧。
    发胖后的他,反倒和善顽皮起来,望着人的时候有和煦的温度,目光可以把皮肤也眷顾得惬意舒适。
    他不认得我,我认得他,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抓着一块玛芬边吃边走,从我身旁经过时,将一些碎渣掉落到了我的桌上。
    对不起。他笑嘻嘻地转身跟我道歉,然后伸出不算纤细的手帮我把碎渣扫到桌角,用一张餐巾纸包起来丢掉。
    你为什么总爱画骷髅呢?我不愿错过这个机会,以职业的本能去问他。
    他略微愣了一下,约莫是在猜测我的职业或者身份,然后便很迅速地回答了我的疑问,像是这个答案他早已准备好了许久许久一般:
    我其实是在画人类的肖像,因为太懒,所以就偷懒少画了一层皮肤罢了。


    是啊,他确实是在画着不同人的肖像,只是由于我们过分重视表象了,所以在缺少皮肤与毛发的情况下,我们很难辨认一个骷髅,与另一个骷髅有什么区别。
    我心里一直守着这个秘密,虽然我并不晓得他是不是还对很多人或者很多媒体都说过类似的话。我确实也因此更能品味出Alexander McQueen时装的妙处来——其实他作品里出现的大多数骷髅,都是不同人的肖像,各自都不太一样。
    这之后我就鲜少聊Alexander McQueen这个人,因为我觉得追逐他的八卦是非实在过于无聊,这个道理其实与他的理念如出一辙:
    我其实喜欢的,是那个会帮我扫掉面包渣的Alexander McQueen,至于这个人在别人的脑海里被假想成什么模样,那又何必要去深究?
    骷髅外面包裹着的那层皮肤,真的很不重要。


    Yves saint Laurent离世之后,我难过了整整一周。
    有人问我说,你何必这么难过,你又没真的穿过他设计的衣服。
    Alexander McQueen死讯传出,我又开始泛滥着忧愁的情绪。
    也还是有人会问我,明明你的衣柜里一件他的衣服都没有,这些伤感又从何而来?
    亲爱的Z先生啊,你是否会明白我心中的这种感受呢——
    喜爱一个设计师,未必要真的把他设计的衣服都穿个遍。
    同样的道理,
    爱上了一个人,未必也真的需要见面后形影不离诉衷肠。
    既然我们的本质都是骷髅,
    那么爱情的真相,就无关皮肤与碳水化合物。


                                                                                   突然很想很想吃一块玛芬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爱上了一个人,未必也真的需要见面后形影不离诉衷肠."...多少人能理解爱的真谛...然而多少人能实践
  • 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在所难免,痛苦困惑就让它来吧,但我们不能让它长久在驻在心中,尽量把我们短斩的每一天过得快乐些,好么?愿逝者安息
  • 啊!!!!!!!!!!!!!!!
  • 这里的玛芬只有两种口味:蓝莓果粒牛油VS巧克力。个人比较偏爱后者。不晓得那些碎渣属于哪一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