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二十七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191.html

    亲爱的Z先生:


    旧情人。
    以前有个歌手总喜欢很苦情地唱,情人总是老的好。是典型的爱吃回锅肉的类型。
    后来他再也不红了,年轻点的人没听过他的歌,稍微有点年纪的人,也只知道翻来覆去那几首他最出名的老歌。
    他也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回锅肉,跟年轻人爱吃的麦当劳毫无瓜葛。
    可是呢,我从来就很赞同他唱的那句歌词,但又不能完全同意,改过的版本在我这里,是应该这么唱的:
    情人偶尔老的好。


    旧情人对我而言,是有着老邮票一般的地位的。
    可以看,可以赏,可以跟别人津津乐道地在口头分享,甚至还可以掺杂着一丝炫耀的意味的——
    但是它们已然不能再使用,如果割爱让给了别人收藏,那心里也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旧情人会随着记忆渐渐老去,定格成某个过去的完美时刻,
    带着鲜明的老邮票的属性,越是放的久就越是精彩,越是不能用就越是值钱,
    曾经的诸般缺陷也会随时光的流逝,而褪色成让人唏嘘感慨的陈旧泛黄,
    美固然是美的,纵然带着一丝自以为是的额外增色,却也惹人留恋。


    我今天见到了旧情人中的一个。
    他嫁了个很有钱的香港富商,比他老二十岁,两只眼睛不安分地四处张望着。
    他的话题大抵离不开又买了多少奢侈品,他的举止始终带有些要将全身的名牌LOGO全显露出来的大幅度肢体动作,他的用辞里总得夹杂着些许半通不通的英语单词和几句听起来似乎味道很不对劲的生硬粤语。
    他对我说,你要努力成为有资产的人哦!
    然后拍了拍我的肩,以示勉励。


    我始终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的,你说,我们都要努力成为有价值的人。
    此刻我禁不住在他面前笑了起来,笑到连肩膀都在颤抖。
    他有些纳闷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笑眯眯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相比起“有资产”,我显然觉得“有价值”,更符合我的人生规划哩。


    回到住所的时候,我开始静静地回忆,将脑海中的集邮册翻了出来。
    然后把属于他的那张老邮票,拣出来,叹口气,丢掉。
    旧情人不应再见,老邮票不该翻新,那样不但不值钱,还会破坏了曾经美好的记忆画面。
    我跟他,显然都犯了搞坏市场规范的大忌。
    所以,我们大约都不再适合成为对方的收藏,是该互相丢弃的。


    亲爱的啊,我想我们也许都该找个阳光灿烂的下午,
    把集邮册摊开好好晒晒太阳,然后仔细品读、浮想、筛选,
    不是每张老邮票都值得珍藏,
    该扔掉的时候就要将它们果断地遗弃,
    免得让自己常常还得活在一厢情愿给予美化的过去里。


                                                                                     开始想念阿华田和乐口福味道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已经扔了一部分,有一部分找不到了,剩下的已经成了老朋友
  • 个人感觉乐口福比阿华田味道好阿华田好像总是溶解不完全
  • 亲爱的KIRA哥,要珍惜眼前的Z先生哦,去享受眼下闲适的幸福生活吧
  • O(∩_∩)O~,很好の爱情观哦 凌晨三点半依然没有等到kira君日志の井上
  • 旧情人如老邮票,这个比喻太妙,那些过往总是在重新打开匣子的一刻鲜活起来旧情人当然不见为好,但老邮票建议勿丢,谁的记忆不是一厢情愿予以留存的呢譬如阿华田和乐口福。PS:这个系列如此迷人,在恋爱的游戏里,面对结局的一二三,是否早已是心有所属?
  • 看来我的老邮票不是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