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二十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174.html

    亲爱的Z先生


    今天有人问我,你家在哪里?
    我花了整整三分钟去思考这个问题,然后才有点抱歉地给了他一个答案。
    对不起,我好象连自己都不晓得该怎么回答你呢。


    我祖籍在山东,出生在江苏,搬家到安徽,定居到北京。
    按理说,这几个地方都是我的家。
    可仔细想想,似乎也不都尽然如此。
    家的概念,应当不只是局限于拥有一栋房子而已。
    有锅碗瓢盆固然好,可是没有炊烟明火却也显得冷清。
    有的人会习惯性地将拥有爱人、亲人、友人的地方,称做家。
    可是他们有时却又没有房子。
    现实中的矛盾,总是很难给“家”赋予一个明确的定义。
    都说庸人喜欢作茧自缚,谁又能否认,那些“茧”不是他们给自己搭建的家?


    我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倘若决定要呆超过半年以上的时间,就会急匆匆地去做三件事:
    第一件事,把所有主要线路的公交车都坐上好几遍。
    第二件事,找一家看起来比较顺眼的理发店连续光顾三次以上。
    第三件事,在离住所最近的咖啡店喝满十五杯咖啡。
    这样我才会觉得对这个城市,比较没有疏远感。


    能清楚地记得主要线路的走向,有一个对自己头发状况了若指掌的发型师,在没人陪的时候总能有个固定的地方可以呆着打发时间。
    这些事情都会令我觉得有安全感,也更容易让我在面对一个新朋友时说出“我告诉你怎么去那里”“我介绍你一个不错的发型师”“我带你去我常呆的店里坐一会儿”等等尚算体己的话。
    我不以户口本上标注的地址作为认定家在哪里的标准,也不会因为信用卡帐单的邮寄地址而做出家在何方的判断,朋友有几多,在哪个商场买成VIP,新买的房子坐落在什么小区里……所有的这些,都不会让我得到充实的安全感。
    换句话说,它们不会成为我生活中的习惯,不至于让我安心。
    我的“家”,不是用钢筋水泥砌起来的碉堡,而是堆满了琐碎感情的仓库,可以是没有形状的空间。


    如此算来的话,我的“家”确实有些萍踪飘忽。
    我怀念着京都大学校门口不远处的一家面店,老板纵容着我无节制地要求添汤头,那个城市里有我的“家”。
    我习惯了在台北的夜市里游游荡荡,师大门口的吃到饱牛排是我一再光顾的平价美食,那个城市里有我的“家”。
    我放心地将自己的头发交给北京旺座中心那家理发店的店长打理,自己在困倦的时候尽管眯眼打盹就好,那个城市里有我的“家”。
    我思念着纽约市区一个我不熟悉的角落里常常会对我露出坏笑的某人,我们的黑夜白昼交叉错过,为了关爱彼此不惜用睡眠战时差,那个城市里有我的“家”。
    原来呵——
    在一个连我都没察觉到的时候,我又多了一个“家”。
    是的,那便是有你所在的地方。


                                                                            今天开始发烧咳嗽兼流鼻水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让我想想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把北京当家的……
  • 今天早上,鼻子里塞满了鼻涕,被憋气憋得醒来,终于感冒了
  • 家,其实就是一种归属的感觉。家,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温馨的字眼。而自从有了“家”这个词,也就有了相应的漂泊,漂泊的终点却是找到自己心灵的乐土。KIRA哥每晚都写到3.4点,挨出病了,Z先生会担心的朋友都说我是个恋家的人,可惜我家并不和谐美满,一帆风顺的.大半都是悲喜交加,苦乐参半…… 突然想起爸爸了.........生命的消亡,不是北雁南飞,冬去春归;生命如秋天的树叶片片的坠落,没有在春天里复苏的可能。
  • 这是漂流中の家……以及精神上の家……
  • 最近又在听游助の歌啊?很赞の音乐……
  • 家の概念是无比の清晰又恨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