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三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133.html

    亲爱的Z先生:


    我很讨厌微波炉热好食物时的“叮”的那一声响。
    与闹钟到点就响,来电时手机会响,宣布放学的下课铃响,洗衣机洗完衣服后会发出提示声响都不同,这些都是有着实际意义的,是目的明确而且合乎预测的声音,而微波炉的“叮”则是尴尬的,甚至是惹人恼怒的。
    热一个三明治,设定好一分钟会热不透,三分钟会烤太干,两分钟出炉则是温温的不够烫手,那一声“叮”最多是告诉你:我完成我的工作了,但实际工作的质量如何,不干我事。
    于是,“叮”成了无意义的敷衍,有时会无奈地放回去再热一次再“叮”一回,有时则是完全无可改造,悻悻地将入不了口的食物扔进垃圾桶。
    所以就连出产方便食品的厂商,也会无可奈何地在外包装上写着“用中火加热三到四分钟”的字样——可究竟是三分钟呢,还是四分钟呢,又或者是三分二十八秒四二更可靠呢?面对着一次又一次让食物变得不太美味的“叮”,再好脾气的人也会按捺不住满腔的怒火。


    爱情里也到处充满了惹人讨厌的“叮”。
    刚开始进入状态的两个人,掌控不好交往的热度,太过热恋,得担心爱情会过早被蒸干;有些平淡,则很可能促使爱情成熟所需要的起码温度都达不到。然后其中一个受不了的人,就会提出来说“还是做回朋友好”——“叮”的一声出炉,这份爱情无论如何都不会可口。


    你曾说吻我的时候,如果感觉对了,就继续吻,不对的话,就拍拍我的脸,对着我微笑。
    我其实是很喜欢接吻的,但是现在我又有点不太喜欢了。
    因为原本可以快乐地享受那种甜美的触感,如今却得提心吊胆地不时睁眼去瞄一下你的表情。
    生怕你突然伸手过来拍拍我的脸——
    然后“叮”的一声,不怎么好吃的爱情就宣布加工完毕了。


                                                                     打了今晚第十一个呵欠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换个角度想,你不用担心不知道自己沉醉的时候其实对方不大爽,当成体贴的提醒的话是不是会更舒服一点PS:小心翼翼地护着玻璃瓶,有时候反而更容易失手跌碎
  • 在香港,听说本地人把那电车巴士叫做"叮叮"..因为到了一站就会"叮叮"的响,以提醒乘客站点到了...后来发现爱情这辆巴士,上车时一个人,然后不断有不同的人上来,帅的,丑的,老的,少的.和你同行,跟你微笑,向你示好.而他们却在不同的站点听到"叮"的一声后就匆忙下车....可我们还继续前行,到终点发现除了驾驶这辆车的自己外,已空无他人....都被"叮"下去了.....
  • 哦,我也理解错了,还以为至少吻过一次
  • 加油,祝福你!
  • -_-|||原來我理解錯誤...............SORRY
  • 不喜欢快餐式的恋爱···适度还得看人!???
  • 什么时候热吻过了?现在的人都是怎么理解文字的?一个在纽约,一个在北京,请问到底要怎么吻?
  • 期待明天……
  • 已经到热吻介段啦...........明天的第四封会令人脸红吗?????
  • 会因为三封情书就投怀送抱的话,那绝对不可能是Z先生。
  • 如果我是z先生 这三篇就毁掉所有意志力早投怀送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