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第一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raaa-logs/83201127.html

    亲爱的Z先生:


    我先跟你说一个故事吧。
    有两个男人,一个弹琴弹得非常好,好到他已经不相信别人赞美他弹琴谈得好是真心的夸奖。如果他愿意去给奥运会开幕式弹琴,郎朗一定没机会。
    另一个则完全不会弹琴,也不太会说夸奖别人的话。见到太阳不会说是红日,看到寿龟会直接喊成王八。所以这种人一般都不太会讨领导和上司的欢心,没有办法成功上位,默默地过着平凡的日子却也能自得其乐。
    然而这个不会弹琴的男人,却在偶然中跟弹琴很好的男人成了要好的朋友。一个懂得弹,一个懂得听,一个弹大江大河,一个就直说这波涛真够汹涌,一个弹鸡汤挂面,一个就遗憾说这汤怎么不熬得更浓些。
    两个人不常见面,一年只约见一次,就像是住在纽约的你,和住在北京的我,偶尔碰见的时候,就会大笑着拥抱对方,分住两个城市的时候,怀抱里留着的也必然是别人的温度。
    后来,不会弹琴的男人死了。弹琴很好的男人就跑到他的坟上大哭了一场,然后把琴一砸,从此不再触碰音律。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弹琴很好的男人,叫做伯牙。不会弹琴的男人,叫做子期。两千多年来,人们一直相信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


    音乐是很细腻的东西。
    擅长用音乐去书写感情抒发见解的人,是必然通晓每一个音符,跟自然万物之间所存在着的微妙联系的。
    换句话说,玻璃碎了,花朵凋了,猫咪困了,轮胎爆了,所有普通人类听在耳朵里觉得很不可爱的事情,懂得音乐的人,却都会有不同的见解,然后用五线谱写下来,弹成钢琴键盘上的哆来咪,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听得明白。
    这么一种细腻的人,永远都会烦恼着总是没人去理解自己的。惆怅啊惆怅,郁闷啊郁闷,然后突然就遇到了一个完全听得懂自己心情听得懂自己烦闷听得懂自己所有爱恨情仇的人——你能说,那个后来的人,他就是很粗糙的吗?
    正如,你会相信赞叹着水仙的凄婉的,居然是一把刚撒上孜然粉的羊肉串吗?


    所以我才不相信子期是一个粗枝大叶的普通樵夫。砍柴砍得好,跟情感细腻,这两点并无矛盾之处。
    这样一来,细腻的伯牙和细腻的子期,是完全有理由相处得很好的。因为细腻的伯牙身边,全是粗糙的路人,而细腻的子期周围,也全是粗糙的年轮。
    他们两个没有理由感情不好,是精致的一对。
    会为着潮水起伏而感伤,会为着鸟语兽鸣而欢唱,这样的人生,才值得去珍惜留恋。
    然后呢,细腻的子期死掉了。伯牙便决定把代表着自己所有感情和生命存在意义的音乐,作为陪葬,在子期的坟前全毁掉。是比割腕自杀更壮烈的,活着的殉情。


    现在的这个社会,细腻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但彼此细腻的方式又都不太一样,这个人多一些心灵手巧,那个人懂一些巧言令色,都会不同程度地讨人喜欢,觉得跟他们相处起来很快乐。
    然而只有极少的机会,才会发生这一个人说的话,让另一个人完全感动,另一个人煮的咖啡,使这一个人喝上毒瘾的例子。
    这样的两个人,无疑都是细腻的。偏偏他们细腻的方式,和表现的手段,都很相似,是很契合的一对。
    我们固然不是伯牙和子期的,我死了之后应该懒得去理墓土外头的虚情假意,最好是赖床赖个一千年不起来。倘若你坚持要来我坟前弹吉他,我也会半夜托梦骂你真三八。
    只不过呵,在两千多年过去后的这个时刻,你还会相信伯牙与子期,他们俩仅仅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吗?
    历史通常都很狡猾,故作权威与官方修订到底隐瞒了多少惹人遐思的小暧昧呢……


                                                                             半夜吃了葡萄的
                                                                                          R先生

    分享到:
    Tag:

    评论

  • 哈哈 我也要开始给未来的J先生写情书 在某一个地方
  • 在两千多年过去后的这个时刻,你还会相信伯牙与子期,他们俩仅仅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吗?————与我心有戚戚焉诶~如一个音符与另一个音符一样:一旦它们彼此对眼,便已然有了就不再是哪个do或者mi,它们有奇妙的触角般的识别碰在一起时,汇作一絮流音。你要说它们仍作为单独的音符么?又或者、既是单独的,却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都随你说。然而只有音符自己才知道。或许是落英打流泉般的纤细唯美,又可能是烟雾互相袅绕般的痴缠。却都是它们自己的事吧。在听长笛鸣奏曲的梢
  • 嘛,我是倒着看的……那么,你现在已经想好买哪个沙发了么?
  • 矛盾在哪里?喜欢跟爱的区别你难道看不明白?暧昧跟热恋的阶段差别你难道看不真切?
  • 你这个狗血的自相矛盾的男人……看看你的第十封信里是怎么说的……纠结的狮子座……
  • 他挑水来,你浇院....
  • ....没看懂- -
  • 期待第二封、第三封………………
  • 第一封情书.....什么小玩意?♪你用无限浓情蜜意,来做迷人玩意....................
  • 李雷与韩梅梅……那么市民阶层的文艺腔调,我还真玩不来……
  • 呵呵,R先生!
  • 嘿嘿 Z先生!
  • 为什么想起了李雷与韩梅梅……
  • 小暧昧呢。。。。小暧昧呢。。。小暧昧呢(回音)
  • 纠结了好久好久决定还是说些什么.....晚安。早上我也不去上缝纫课了,下午的服装材料学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