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Z先生:



    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神啊鬼啊的闹来闹去很热闹。读完之后看学者点评,说书里的多数故事通过谈狐说鬼的手法,对当时社会的腐败、黑暗进行了有力批判,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社会矛盾,表达了人民的愿望。
    读曹雪芹的《红楼梦》,痴男怨女的爱恨纠结很精彩。读完之后看专家分析,说书中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为背景,以贾宝玉、林黛玉爱情悲剧为主线,着重描写荣、宁两府由盛到衰的过程。全面地描写封建社会末世的人性世态及种种无法调和的矛盾。
    读柳三变的《乐章集》,悲怨之辞和闺帷之语很脂粉。读完之后看学术研究,说词集中许多篇章用凄切的曲调唱出了盛世中部分落魄文人的痛苦,是作者心中苦闷的真实写照,也是对当时社会歪风邪气的变相控诉。


    如果不是这些厉害的学者专家们钻研如此透彻,当时刚刚接触这些小说诗词的我,一定读不出那些充满趣味和吸引力的文字,背后所隐藏着的真实内涵。
    然而当我的一些文字,有时也被我的读者们品尝出了一些我自己都浑然不觉的“内在真意”的时候,我就不禁会想起我曾读过的那些书——
    会不会其实那些文人作家,只是单纯地想写风月聊鬼怪然后八卦一下哪位员外府上的丫鬟被潜规则了呢?


    正如我们的爱情,也许没有那些别人理解出来的伟大含义,描述起来本质很单纯。
    我爱你。你爱我。仅此而已。


                                                                       有时会沉迷于古典文学中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日本人对于中国的印象,通常只有这么几种事物:
    熊猫。长城。三国。麻婆豆腐。
    其实我们中国人对于外国的印象,也都是差不多的简单——
    一提到法国,就只会想到埃菲尔铁塔、香奈儿时装。一提到英国,就第一时间浮现起贝克汉姆的脸蛋和哈利波特的传奇。一提到意大利,满脑子就都充斥着叫做比萨的斜塔,以及叫做比萨的馅饼。
    不是因为这些国家没有特色,而是因为这些事物都太出色,出色到最容易被人了解,也终于成了这些国家的代表。


    我也在努力地让自己更出色——不是为了让别人觉得我出色,而是为了让你觉得我出色。
    出色到最终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无可比拟,让你一提到北京,就会想到故宫、王府井、我;让你一提到上海,就会想到外滩、世博会、我。
    正如我一提到纽约,就会想到上东区、自由女神、你。




                                                                            正在北京和上海努力奋斗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电池。
    电池有两种:
    一种是预先蓄满了电,接上电器使用,慢慢地释放电力。等到电空了,它也就没用了,需要投到专门的区域里回收。
    还有一种寿命要长一些。蓄满的电会逐渐放空,之后还可以再次蓄电,重复使用,循环充放。
    后者听起来似乎要更讨喜一些,但是充电的过程通常漫长,人们不是等不及先找了别的电池来临时替补,就是早已准备好许多组充电电池,轮流上阵。


    倘若将电池比作爱人,你会希望身边陪伴的是哪一种?
    是一见钟情地爱上,爱完立刻一拍两散各奔前程,爽快干脆的一次性电池;
    还是也许可以长伴身边,但总是要不断给双方一个冷静下来的时间,空档期间只能寻找其他应急替补的充电电池呢?


    你问我是哪种?
    唔……我想我应该是可以随时充电、随时放电,偶而也会遭遇连日阴雨,但也还是能从周遭的各种光源身上吸收能量的,太阳能电池吧。




                                                                    总是觉得“金霸王”这个名字很妙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有记者问过我,为什么女人往往比男人要感性得多?
    当时恰好有一个以哭戏逼真闻名的女明星从我面前经过,我打量了一眼她的脚,然后回答这位记者:
    因为啊,男人们都是从平行的角度来看待世界,而女人们却有时会从倾斜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
    女人会更换角度,男人则一成不变。
    所以女人会比男人看到更多不同的东西,这不足为奇。


    女人之所以会常常有机会倾斜地看世界,是因为她们的脚上往往踩着男人们无法理解的,高跟鞋。
    矮一点的有六七公分,高一点的十二三公分,夸张一点的还见过有十七公分的名牌高跟鞋,那几乎是让穿着它的女人用脚尖走路了。
    她们或者趾高气昂,或者走路踉跄,即使脚骨因此全变形,或者忍痛将大一号的脚硬塞进她们爱到发疯的,小一码的鞋子里去,她们为了美,可以忍辱负重,委曲求全。
    单是这样的一种气概,其实就足以媲美男人们总是夸口挂在嘴边的“我为了工作不断跟客户低头”“老板骂我三个钟头我连吭都没吭一声”“为了升职我夜夜加班到天明”……等等一众丰功伟绩了。

    女人们踮着脚看世界,世界在她们眼中,不如男人穿着球鞋平行看到的那般现实、繁琐、有名利之争、随便一个角落崩溃就是全世界的毁灭。
    她们觉得浮华了,就会穿上闪亮的高跟鞋。
    她们渴望爱情了,就会换上魅惑的高跟鞋。
    她们甘于平淡了,就会买下朴实的高跟鞋。
    她们想要安定了,就会在看爱情电影的时候,悄悄脱下高跟鞋,然后把有些娇羞的脚,近乎蛮横地翘在你的大腿上,伸懒腰。


    有物理学家曾研究过,日常行走的楼梯如果突然高出一毫米,人们因此摔倒的几率就会增加25%。
    我当然没办法穿高跟鞋,但当我希望能不那么理性地看世界的时候,我就会悄悄地踮起脚。


    同样的道理我也会拿来用在爱情世界里。
    今天平行地去爱你。
    明天倾斜地去爱你。
    我踮脚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想爱更多不同角度的你。



                                                                                                                                     被有些潮湿的下午天气弄得微微有些不爽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红绿灯其实不是只有红灯和绿灯,用来警示司机放慢车速的黄灯也很重要。
    它是“通知车辆可以通行”的绿灯,与“禁止车辆继续前进”的红灯之间的,缓冲提示。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过渡过程,从绿灯突然跳到红灯总会引来太多危险的急刹车,司机不是特种部队,没必要拿行人的安全来考验他们的反射神经。
    但是我们习惯了每天只把“红绿灯”挂在嘴边,从来也不刻意去提到黄灯的存在位置,这样长时间的习以为常,会不会让黄灯觉得很寂寞?


    爱情也不只是我和你。
    爱情其实是将两个人的世界进行拼合的一个过程,这其中必然有我的交友圈子,以及你的交友圈子。
    一起出去玩时有人会陪同作伴,发生争吵时也会有人参与调停,帮这个朋友过生日,替那个朋友送探病果篮,爱情中必须掺杂着的人,远远比想象中还要多很多。
    但是很多人都习惯了将爱情只看做是两个人彼此甘愿的事,忽略了更多参与进去的成员的存在,所谓的“爱情”会不会显得有些单薄?


    红绿灯里的黄灯很重要。
    爱情里的参与者同样不可或缺。
    为了安全,我们要同时关注红黄绿。
    为了幸福,我们要全部呵护那些珍贵的亲人友人。



                                                                  正在翻看一本汽车杂志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我的父母很喜欢打麻将。稀里哗啦地推倒,劈里啪啦地重砌,出牌时可以聊聊家长里短,胡牌后交流一下时鲜菜价,一坐就能坐好几个小时,往往有人奋战通宵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我从小就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抓牌时全赌一口运气,排成围墙却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想要如何凑成各种各样的花色,然后爽快第一下子推翻,赢光对手三家的钱。
    我总是觉得那种把牌一口气推翻的动作很帅气,带着不可一世的笑容,仿佛真的攻下了蜀汉东吴的大本营,然后从容地看着其余三家要么愤恨要么惋惜要么不悦的神色,将钞票与硬币从他们手中接过,然后收拾一下略显兴奋的心情,继续作战。
    一场麻将是喜怒哀乐的起承转合全过程,很少有人能从开局一直笑到最后,但也真的有人能从东风圈一直衰到北风圈,即便是至亲好友坐上了牌局,也难免需要彼此勾心斗角一番──所以说麻将就是人生的浓缩,经历完一场牌局,等于将人类的基本情绪全过了一遭,赢了还想赢,输了更希望下一次能赢,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那些上了瘾的赌徒在某种程度上是令我敬畏的:
    倘若一场麻将就是一场人生,那么那些不断从失败的人生里爬起来,希望在下一段人生里可以活得像样的赌徒们,俨然带着点涅槃的气势,打出红中白皮清一色的时候,他们就已然已经获得了复活所需的火焰。


    爱情也可以比作一场麻将牌局,你的对手往往会是你爱的人、爱你的人和将要陪伴你度过一生的人:
    得意的人可以赢光三家。没那么厉害的人,也就只能择一赢之,另外两家勉强自保。但更多的人运气较差,赌输一场又一场,有些人索性放弃,有些人不断涅槃。
    我是那么的希望看到每一个人,都可以帅气地把麻将拼成的围墙全推倒,然后接过三家认输地递过来的钱,继续意气风发地打算去赢下一场。
    事实却是,麻将桌上没有永远的赢家,那些情圣,全是老千。
    如果一输再输,我的建议是:何必非赢不可?只输给那个你一心想要赢的人,未尝不是反过来的幸福。


    如果是我与你对局,我不会将你邀请到有着太多竞争对手的麻将桌上。
    我会选一桌棋局,一对一地将我俩双方的车马象卒全拼光,然后在一个让人期待的时机,把我的王,移到你的王面前,微笑着对你说一声:
    将军。



                                                                                                                                  正抱着电脑托着腮看妈妈打牌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动物园是这个世界上,我认为最无情的场所之一。
    笼子里关的是妻离子散,笼子外站的是阖家出游;笼子里吃的是调配饲料,笼子外丢的是果皮废纸;笼子里进行的不过是妈妈给孩子正常的梳头疼爱,笼子外就惹来了一片哄堂大笑,还有人边拍掌边说“这俩猴子真逗”──
    如果这种日常习性也被称之为“逗”的话,那么在众多只出于繁衍后代的本能而发生性行为的动物们眼中,我们人类动不动就找人上床的行为,是不是才算真的“逗”呢?


    动物园还有一个我认为最可悲的地方,那就是当有些动物被关在笼子里,有些无奈又有些羡慕地幻想着,笼子外的世界里,它的伙伴正跟它的伙伴的伙伴们一起嬉戏徜徉,自由奔跑时──它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同样的动物,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或许就只剩下它自己了。


    人类也给自己造了一个巨大的动物园,爱情就是这个动物园里的结实铁笼:
    我们总是在旁观别人的爱情,然后取笑。
    同时我们也在被别人旁观爱情,然后被取笑。
    当我们一厢情愿地幻想着,虽然我们在爱情中总是留有诸多不完美,但终究会遇到一个百分百完美的人,然后拥有最理想的爱情时──
    其实这个星球上最后剩下的,只有孤单的,我们自己。



                                                                                                                                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大片农田连连打呵欠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踢罐子这个游戏,我相信你一定玩过。
    这个游戏的规则很简单,猜拳输掉的那个人扮鬼,鬼要抓人,所以被抓的人就要在鬼闭眼数到十的短暂时间里,赶紧逃到各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秘密藏身处去,比如门背后,比如壁橱里,比如床底下,比如某些在平时根本不可能想要进去的地方,不管多脏多闷多热,都得忍着,直到鬼把所有人都找到了,或者有人把代表鬼的寿命的空罐子给踢掉了,这个游戏才算结束。


    我小时候的玩伴里,有一个小男生很擅长藏身,他每次一旦躲起来,就一定不会被人找到,除非他自己愿意被别人发现。
    但他的本事也就仅仅只限于“藏身”而已,他没有灵敏的身手,所以没办法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把鬼的罐子踢掉,于是他就只好藏起来等着,让鬼找不到自己,也等着别人去把罐子踢掉。


    我小时候的玩伴里,还有一个小女生很擅长当鬼。她当鬼的厉害之处在于,只要她守在罐子旁边,任何风吹草动就都逃不过她的耳目,所以玩到后来就很少有人敢在她当鬼的时候,还有胆子冲出去踢罐子的了。
    但她的本事同样只限于“守卫”:她小心谨慎,从不轻举妄动地去找寻别人,而是坐等着别人自投罗网。她的冷静超出了她这个年纪所应当具备的素质,所以没什么人真的敢一再挑战她当鬼的权威。


    这两个人都很厉害,厉害到有时鬼把所有人都抓到了,只差那一个小男生实在找不到;厉害到有时大家谁也不敢去招惹那个鬼,所有人都只能忍耐着躲起来——等到夕阳西下,饿着肚子的孩子们就各自悄悄散去,忘了还有一个小男生没被找到,也忘了有一个小女生仍在守着罐子。
    现在的我,有时去回忆童年时,就难免会想:一直没人找得到的男生,和,一直没人敢去招惹的女生,他们等到最后,应该是等得很寂寞的吧?


    在爱情这个游戏里,有些人一直在当鬼,有些人一直在躲藏。
    当鬼的人有时等不来挑战者的莽撞出击,躲藏的人也偶尔会有总是没被人发现的案例。
    我往往会为这样的人感到由衷的忧伤,毕竟在爱情的游戏里,被人敬畏和被人忽视,都是彻头彻尾的寂寞。
    如果我当鬼,我一定要找到你。
    如果你当鬼,我一定要被你找到。


                                                                          打算把五芳斋肉粽打包带回家的
                                                                                     R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