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Z先生:


    我觉得很有趣的一个对话是:

    “你为什么老盯着我看?”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听起来像是挑衅,但往往这是各种纯情爱情和欢喜冤家故事的开始。小时候常常挂在嘴边跟看似最不合的青梅竹马针锋相对,长大了从许多不动脑子去好好编剧的爱情电视电影里听到相似台词,恋爱了明知很傻却还是忍不住要去说出来,到了最后俨然变成游戏,当然也会有人将之视为甜蜜。

    但我却遇到过气氛最悲伤的这一个对话。
    “你为什么老盯着我看?”
    “因为我怕你在看我的时候,我却在看别的地方。”

    被看的那个人,在问盯着他看的那个人的时候,已经进入了生命的最后阶段。
    一直盯着病床上的人看的那个人,后来回忆说,在停止呼吸前的六个小时里,被看的那个人都没有力气再说话,一直紧紧地闭上眼睛,怎么也不肯睁开。
    像是在说:我不会再看你一眼,所以你可以不要看着我死去。


    我有时也会一直盯着我喜欢的人看个没完。
    对方也许会问我同样的问题:“你为什么老盯着我看?”
    是啊,我为什么会老盯着你看呢?
    “因为,我想要让我看到的这个世界里,有更多内容是与你有关。”
    我笑着回答。



                                                                                                                                       在雨中停下脚步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谈恋爱跟遇到鬼是差不多的事:
    它们都看不见,但是扑过来的时候又通常会让人察觉得到。
    有些人总是不肯放弃地到处寻找真爱,绝大多数的人一辈子都碰不到鬼。
    偶尔有单相思一厢情愿自以为邂逅了真爱的例子,那种癫狂痴迷的表现,在旁人眼中看来毫无疑问就像是鬼附身。
    也会有被人反过来狂追不舍纠缠不清的时候,正如会有人一直想办法请道士做法驱鬼。
    终于两情相悦开花结果,长相厮守的句号往往是一起走入坟墓,似乎就像是鬼抓住了人,恐怖片的结局通常都是玉石俱焚,贴上符咒,双双钉进棺材里。
    活人常说:爱死你。
    死鬼老喊:纳命来。


    所以贞子因为一个男人而被推入枯井,化成恶灵在人家四处索命,最后还要转生复活去作乱天下——
    仔细看看的话,这其实不是一个恐怖故事,而是一出爱情故事。

    那么一直愉快地谈着恋爱的我,又会有怎样的凶险感受呢:
    真见鬼,我竟然爱上了你!
    我总是这么说。



                                                                              嘴上说不怕其实还是有点怕鬼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想要打电话给你时,你就是电话号码。
    想要给你写电子邮件时,你就是邮箱地址。
    想要寄封手写情书给你时,你就是家庭住址。
    想要陪你去看晚场电影时,你就是几排几座。
    想要去你的墓前献上鲜花时,你就是墓碑编号。


    那么,当你说你爱我的时候,你又是什么呢?



                                                                        当我说我爱你时我就是你的卫星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抹茶是把茶抹在上面吗?
    拿铁是拿着一块铁吗?
    提拉米苏是把米苏提拉起来吗?
    不是,不是,显然都不是。
    所以谈恋爱,也不是只要把恋爱挂在嘴边说说就可以了。


    饮品与甜品都很能取悦我们,殊途同归,它们不管名字有多奇怪,最后都是会通过进食而让我们感到快乐。
    爱情本身不能被吃,也不能被喝,但我们依然有办法进食爱情——
    做一桌好菜,给心爱的人品尝。
    爱情它的味道,其实也让人很受用呢!





                                                                               吃了一块煮萝卜后觉得很幸福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我们都知道夜晚漫天的星星,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不会发光的,它们因为折射了其他会发光的恒星的光,所以才会亮起来。
    但尽管如此,我依然会觉得“折射”这件事情本身就很了不起,不比“自己会发光这件事情”要来得逊色──毕竟一到了晴朗的晚上,人们在抬头的一瞬间所赞叹的都是“这么多美丽的星星”“真是太璀璨的星空”等类似的话。
    几乎没有人只在“自己会发光”上做文章,“多么璀璨的恒星星空”这样的赞美,从来就没听到过。


    人类中也有很多“自己会发光”和“折射别人的光”的例子。
    自己会发光的人,耀眼、明亮、伟大,很容易就显得突出,跟普通人比起来很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会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的类型。
    折射别人的光的人,亲切、快乐、优秀,会因为将发光的人衬托得很突出,而同样受到别人的关注。虽然只凭着自己的能力未必能扬名立万,可是他总能跟别人相处得愉快,让人很乐意跟他呆在一起。
    会不会自己发光,也许是天赋和环境所共同造就的,但即使不是每个人自己都能主动释放能量,学着去折射别人的光芒,一样可以让自己闪耀起来。


    爱情里的两个人也是一样:
    一个在发光,一个在折射──不要太计较到底谁是主导,谁是附属,因为如果其中一个熄灭,另一个也将黯淡;其中一个透明,另一个就孤独得刺眼。



                                                                                                                          有时会在星空下坐到黎明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画像与照片的区别在于,前者是让被画的人成为灵感,后者是让被拍的人成为素材。
    成为灵感的好处在于,你的形体表情都可以成为衍生出各种各样新作品风格的构思源头,要么抽象,要么写实,要么洛可可,要么野兽派。你可以带着别人走到一幅将五官画得面目全非的画作面前,然后洋洋得意地说:“被画的那个人,就是我。”
    成为素材的缺点在于,你就是你,不能变得太超过界限:photoshop纵然可以消瘦你的下巴,却不能允许让你的单眼皮变双,衣服可以换,场景可以改,道具和色调都可以控制,人究竟还是那个人,你只能做你自己。



    听起来,画像确实要比照片,离艺术的境界更近一些。
    只不过在爱情中,我宁愿变成照片,也不想被画成画像。
    画像可以太过不真实,是创作者自我臆想后的印象再生制品。
    照片却终究能够戳穿那些美丽的伪装——
    对比度调低,滤镜复原,液化功能退回,将一切后期处理特效全剥离,
    我就是我,会在镜头里冲你微笑,却不会通过画笔将别人的自恋与勾引传达给你。




                                                                         半夜喝可乐一定肚子痛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世界上最喜欢用否定的动作来示人的,是电风扇。
    不管是落地扇还是挂墙扇,只要按下相应的按钮,它们就开始从左摇到右,再从右摇回左,不停地摇头。
    但是它们用否定的动作,所进行着的行为,却是带给人类舒爽的凉风,这种具有肯定意义的事情。


    世界上最喜欢用肯定的动作来示人的,是打桩器。
    确定好位置,接通电源,打桩器就开始对准路面,上上下下地仿若人类点头似地工作着。
    然而它们用肯定的动作,所进行着的行为,确实对原有里面进行重新改造,这种否定固有结构的事情。


    世界上最喜欢用不是否定,也不是肯定的动作来示人的,是我们自己——
    被一个完全没感觉但是很有钱的人问到是不是喜欢他,我们中的很多人,回答的通常会是:我也不知道呢……
    被一个发生了关系但是不打算长相厮守的人问到愿不愿意跟他在一起,我们中的很多人,也会往往回答这么一句:就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吧!
    被一个相处了很久但是并不算爱到骨髓里去的人问到究竟如何看待他,我们中的很多人,答案有时会是:不喜欢但也不讨厌呢。



    在两个人决定过家常日子时,我欣赏的人应该像电风扇:
    摇着头说“你啊,这种家务活还真是不擅长”,然后认真地从你手中接过扫帚扫地,抢过脏碗去洗。
    当爱情遇到了不能回避的现实困难时,我欣赏的人应该像打桩器:
    点着头说“我们一定可以熬过去”,然后否定一切可能形成的阻碍,破坏一切不利于爱情进展的妨害。
    爱情,随后坚定。



                                                             加班的时候会盯着电风扇发呆的
                                                                         R先生
  • 亲爱的Z先生:



    我认识的朋友里面,有一些人很喜欢追求高级的音响器材。
    从音箱,到功放,从线材,到音源,全都有讲究,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声音更好听:男声唱得雄浑,女声唱得清亮,敲鼓得澎湃,钢琴要冰凉,遇到排山倒海的交响乐,那更是得三百六十度回旋,非得要用声音的气场把你震倒不可。



    我有时难免会有些奇怪:
    那些从音箱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根本就不是最原始的声音,想办法让它更清脆也好,努力点让它更壮阔也罢,都摆脱了原始声音的初貌——所谓的“好听”,只是主观判断。所谓的追求“更好听”,也只是单纯的心理作用。
    打个比方,从某台高级收音机里传出的,我主持电台节目的声音,可能比我平时的声音要更令你心潮澎湃——但那已经不是最本色的我的声音,你只能说“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听起来让我更舒服”,但不能说“它的声音比你的声音更好听”。


    就像是爱情,我们可以判断出在两个人中更爱哪一个,但是不能因为身边的爱人先穷后富,就说我们更爱后来的他。
    我也会为你准备最好的音响——那就是我每天在你耳边说学逗唱,早上的时候更是带着慵懒劲儿:
    嘿,8点了,快起床!



                                                                    最喜欢收集Hi-Fi耳机的
                                                                           R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