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夜的时候,猛然被噩梦惊醒。
    我已经许久没有做过噩梦了,而且以往就算是做噩梦,也从来没有在惊叫中醒来。
    我始终认为,那些被噩梦惊醒的人,其实是被自己的尖叫声给吵醒的。就好象有些人会在熟睡时放屁,也多半会被自己的屁臭醒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佩服那些听不到自己的尖叫,闻不到自己的臭屁,还依然能睡得死去活来的人。
     
    醒了以后,就睡不着了。
    转过头看着卧室里巨大的落地窗。虽然被厚厚的窗帘掩盖着,但街道上不时经过的夜行载货的货车,还是会在窗帘上投下浓重的光圈。
    那些光圈,被亚麻的布料过滤掉了刺眼的部分,只剩下有气无力的残渣,在孤独的夜里哀唱。
    于是我在床上坐起来,手指在空气中习惯性地想去抓一支烟。
     
    这个习惯,还是在大学二年级时养成的。
    那个时候,迷上了吸烟,一天总得抽上两包,上午是MILD SEVEN,下午就是BLACK STONE。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沉迷,但对于烟雾缭绕的乐趣,我总是乐此不疲。
    现在想起来,可能是那个时候我多少有点自卑,想用烟雾在人前遮挡我的眼睛的缘故。
    我的眼睛很小,单眼皮,即使我发怒到睚眦并裂状的时候,我的眼睛也还没有赵薇的五分之一大。
    也因此,我常被人误认作是韩国人,或者是日本人。
    于是每次小泉要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我都会老老实实地躲在房间里打游戏,哪儿也不去。
    我不是池鱼,可我照样怕被殃及。
    至于我自卑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都不大记得了。可能我现在的过分自负,也正与当时的自卑有关系。物极必反。哪怕我是狮子座。
    我靠香烟打发走了我大二那年的青春,别人都是草样年华花样雨季,只有我的十九岁,是乌烟瘴气的。
    上午必定是一包MILD SEVEN,下午绝对是一包BLACK STONE。

    什么时候改掉的这个习惯,我其实记得还算清楚。
    只是现在不想把前因后果说出来,因为那样XX号男孩的故事就没得写了——我戒烟是因为某一个男孩,我现在宣布他的号码,是1号。
    这次不是要说他的故事,提前让他出场,只是为了说明一下,我半夜里醒来想抽烟,戒了三四年的瘾,又犯了。
    家里自然是没有烟的。
    我走到冰箱前,拉开柜门,取出一罐养乐多,一口气灌了下去。
    或许是因为最近我MSN的签名上总是提到养乐多的事情,所以这个月我收到的最多的礼物,就是养乐多。
    先是小羽,然后是任轩,再之后是William。如今我的冰箱里堆满了一瓶瓶憨态可掬的养乐多,等待在我的肠胃里翻滚。
    酸甜的液体下肚之后,我没那么想抽烟了。肚子有点饿,但我没打算吃点什么,只是蹒跚地踱回到床上。
    三更半夜啃猪蹄,那种咬到骨头的声音,大概是要比恐怖电影里还要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回到床上也还是睡不着。
    我开始想小王子的事情。
    让我觉得好笑的是,原来任何诺言和毒誓,在人类的基本生理欲望面前,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看过无数的男子,信誓旦旦地对自己的爱人承诺:“如果我有外遇,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不过雷公老爷每天的档期都很满,连超女的黑幕和加油好同志的黑手都没时间去劈,又怎么有闲情一个一个收拾那些看到外遇什么都忘了的男人?!
    于是我看着原本有着纯洁外表的小王子,在我的惊讶中,将雷公老爷的惩罚抛在脑后,恣意地沉浸在原始欲望的驱使下。
    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明白了,我不是童话里,那朵被小王子精心照料的玫瑰。
    我有刺,但我是仙人掌,而绝对不是蔷薇科植物。
     

    小王子也是人。
    所以,他不可能只靠顶礼膜拜和赞美喝彩,就能不食人间烟火地活下去。
     
    当我明白,我不过是一棵仙人掌之后,我发现我的卧室更黑了,黑得连938首班车的灯光也照不进来。
    我将枕头竖着塞在身后,让自己的背靠得稍微舒服点。SONY床头音响的电源灯,此刻变得尤为醒目。
    我猛地想听一张CD,但跑到书房找了半天,也找不出任何一张,我愿意在这个时候去听的音乐。
    于是我索性把耳朵堵起来,开始数数。
    哦,我不是在数绵羊。
    我数的,是一个个从我眼前走过去的,有着各种笑容和哀愁的,男孩的脸。
     
    那些面容,曾在我的生命里养育了太多的难忘记忆。
    我很奇怪的是,即使在我身边经过的女孩也有着无法计数的数量,但没有一个人能停泊在我的脑海里。
    她们通常都是轻盈地,打着油纸伞,站在乌蓬船头,渐行渐远。
    我不断地回忆着男孩们的脸,才发现,我根本连仙人掌都算不上。
    我从这个男孩那里吸取了足够的养分之后,就会转移到另一个男孩身上。我需要不断地吸取养分,才让我这二十几年的生命不会显得那么苍白孱弱。
    我只是寄生植物。开不出艳丽的花朵,只会勒死参天的巨树。 

    只有在面对小王子的时候,我才不那么像寄生植物了。
    尽管我不芳香,也绝不娇嫩,我还是很坦然地褪去了刺,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高大,为单薄的人遮风挡雨。
    我又变成了仙人掌,被拔光了刺的仙人掌。
    看起来滑稽得可笑的仙人掌。
     
    半夜不去睡觉的,还有上海皇上。
    自从他造访了北京之后,我就晓得他对感情的态度,是远远超越了他年龄的成熟。
    之后又遇见了William,刚从钱柜回来的他习惯性地在网上多呆一会,把酒味散掉。
    上海皇上陪着我,William也陪着我。
    不知不觉地,天亮得连窗帘也阻挡不住,卧室里一片明亮。
    植物在夜间会吸收氧气,释放二氧化碳;在白天则相反,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
    我看着阳光,眼底多少有点惊恐。
    因为白天一到,我就不再能够软弱地缩在床角,而必须得无比自信地去给予别人关怀。
    你大概不会知道,清晨时挂在草叶和花瓣上的露珠,其实是它们深夜时流下的泪水。
    当阳光蒸发完了它们的泪,它们又要开始草长莺飞鸟语花香地去安慰你的视网膜了。
    William告诉我:孩子总会贪玩,但不代表一个爱玩的孩子就不是好孩子。
    “只要他玩够了之后,还能记得回家,那就足够了。”
    我打了一个呵欠,小王子依然没有从他和别人的暧昧中清醒过来。
    我叹了口气,寄生植物也好,仙人掌也好,玫瑰也好——我都只不过是在某个小小星球上孕育出来的生命。
    不管你何时离开了这个星球,哪怕你几乎忘了这个星球,但这个只有两座火山能够用来热饭的星球,千真万确地是你的家。

     

    玩够了,就回家吧。
    我在早晨的阳光渐渐明亮得吞没我的身影的时候,格外清醒地领悟了这句话的含义。
    也许,我早就忘了上午一包MILD SEVEN,下午一包BLACK STONE的味道。
    我想尝试的,是上午一包BLACK STONE,下午一包MILD SEVEN的感觉。
    哦,不,不,不要一包那么多也行,一根就好。
    一根就好。
  •                                                                   让那么大一个笨重的铁盒子

                                                                         浮在比梦还要轻的云上

                                                                          人类是了不起的生物

                                                                               我在看你的时候

                                                                                你也看到了我

                                                                     彼此的影子倒映在对方的瞳孔里

                                                                             明亮的     黑暗的

                                                                           如果不能明亮地飞翔

                                                                             那么就黑暗地行走

                                                                             我开始想你的时候

                                                                           影子也会缠绕在一起

                                                                              乱了  乱了  乱了

                                                                         如果一直不回头地走下去

                                                                      就会走到自己曾停留过的地方

                                                                               走下去  走下去

                                                                              待到山花烂漫时

                                                                                谁在丛中笑?

                                                                                  你?  我?

                                                                                还能想起什么呢

                                                                                 汗水 眼泪 精液

                                                                   不过都是源自海洋差不多的味道罢了

                                                                                 拍照的时候

                                                                          倘若我不小心往后一仰

                                                                             那才是真正的精彩

                                                                           在一片静谧的包围中

                                                                               生命是多余的

                                                                             男人 女人 都多余

                                                                     我在海底深情地看着它们飞翔

                                                                           海水就是它们的浮云

                                                                托着载着的 都是亿万年前我们的母亲

                                                                        海底的飞行有时比空中更快

                                                                             即使是新干线的速度

                                                                        也不可能会璀璨成流光一片 

                                                                                朴素  朴素  朴素

                                                                        傻气  傻气  傻气

                                                                                        八嘎  八嘎  八嘎

                                                               高高的越过了那些不可一世的大厦写字楼

                                                                             我拼命地向下张望

                                                            想找到你头顶那根昨晚怎么也没捉到的白头发

  •  

     

     
     
      关心我的各位
          ありがとう
     
  • 到年底了。
    我无法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用“喜悦”或者“悲痛”这样的词语来描述我这一年的心路历程。
    明明就已经到交书稿的日子,把自己闷在家里三天,却写不出半个字来,我失去了可以感动我自己的灵感,只能坐在窗前看朝阳北路上滑过的车辆,一杯接一杯地喝LATTE。
    安静的时候,也许不想诉说,却可以思考很多。
    这一年来发生的无数片段,慢慢地,从我的脑子里滑过,组成了不完整的电影,在咖啡的奶沫里轻盈地舞蹈。
    从没有时刻,比现在更让我觉得温暖。
    仿佛像是打嗝时呼出的咖啡气息,从我的脑海里,渐渐流泻出了以下的名字:
     
    LEO:送他走时的那张站台票一直珍藏在我钱包的深处,而他买给我的游戏币则是我宝贵的护身符。
     
    阿康:教会了我很多很多。
     
    甜儿:她的笑和她的幽灵照片总是在阴天让我看到阳光。
     
    KIM:他抱住我的时候,曾让我一度安心。
     
    KEN:那晚在他家阳台看到的街景,真是无比的绚烂。
     
    SIMON:曾执着地喜欢着我,他的舌钉让我触目惊心。
     
    阿甘:感动于他的痴情,可惜我真的不是很care男人是否一定要有肌肉。
     
    :最可爱的弟弟……对不起,我只能当你是弟弟……
     
    RAYN:醉酒出租车上的吻,后海湖面上的吻,公寓电梯间的吻——我只有这三个记忆。
     
    小捷:除了三夜,我不能给你更多。
     
    小志:惋惜地看着你把单纯留在了北京,送你的球鞋,只想让你未来跳得更高。
     
    :四年后的重逢,你和我都已经变了,我却还记得你……
     
    ZEN:05年最后一份珍惜的心情,留在了《无极》的影院里。
     
    小黑:穿白衬衫的你,是最可爱的你。
     
    爱玛仕:电车到站了,可惜我并不姓“山田”。
     
    :朋友?哥哥?情人?我不知道怎样定位你。
     
    子豪: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会让你恨多久。
     
    :事隔两年回到直播间,你的车里还存着饺子和湖水的气息。
     
    天祺:画得更好,未来就更广大!
     
    STEPHEN:我许诺过的,2999年,一起唱圣诞歌。
     
    TENSION:即使你不再脸红,你依然是我的好弟弟。
     
    小威:能帮你摆脱婚姻的阴影,是我05年最有成就的举动。
     
    :谢谢你对我粉红色的建议,可我没有信心成为“万人迷”。
     
    安井浩:“火色川香”,大概是我05年最有才华的一次命名。
     
    VINCENT:我曾在全世界的城市角落里,寻找你灿烂的笑……
     
    :三年的假期,不会太漫长了么?
     
     
     
    我默念着这些名字,心里一次次被暖流袭过,即使打开了窗户,那凛冽的夜风也失去了叫嚣的气焰。
    自然,我依然要感谢于常来我这里闲逛的各位博友们,即使不去罗列你们的名字,我也清楚地记得你们每个人的样貌,透过键盘和显示器,你们的笑,生动而明朗。
     
    05年就要结束了。
    06年马上要来了。
     
    新的流浪,也许很快就要开始……

     

  •  

     

     

  • 时间:12月4日下午16:30
    地点:SOHO现代城C座邦客咖啡
    人物:他,他,他......
     
     
    被一通电话吵醒,那个人居然回来了.
     
    五年前的初恋,因为对方去了英国而不得不告终.
     
    也许算不上初恋,因为初恋的地点是在南京.但也算是初恋,因为毕竟是第一次确定了关系.
     
    五年后,那人竟然从英国回来,出现在我的面前,杀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两个朋友坐在旁边,陌生而友好地跟我打着招呼.
     
    只是短短的碰面,大冷的天,我要了一杯热LATTE,从认识那人的时候开始,我就只爱喝LATTE,五年后的现在,也还是一样.
     
    六点钟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我们离开了咖啡馆.那人和两个朋友一同上了车,去北京暂时借住的地方.
     
    我微微一笑,将风衣的腰带扎紧,转身走入刺骨的寒风中.
     
    坐在TAXI往家走的时候,收到那人的短信.
     
    打开一看:"你穿风衣的样子很酷."
     
    我再次笑了一笑,继续看着车窗外朦胧的灯光,PSP里循环播放着def tech的《MY WAY》.
     
    五年了.
     
    大家都很好.
     
    也许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人的轮廓......
  • 我知道今年我已经连续换了五台手机了(丢失的那几台真不怨我!),但今天路过SE的柜台,我还是忍不住又从包里取出了卡,刷下了W550——我果然已经败家之性格深入骨髓了吗?!
     
    由于S700、K750、W800相继被偷,造成索爱再无我没用过的手机,因此曾一度决心暂时告别索爱阵营,充满好奇地弄了台MOTO A780玩玩,结果却发现完全不适应MOTO的手机系统,怎么用怎么不顺手,心中顿生歹念!
     
    恰逢W550上市,同时融合W800和S700两种风格甚得我欢心,欣然买下,只摆弄了两分钟便觉全身毛孔舒畅无比——还是SE好啊!我胡汉三回来得真是爽快非常啊!
     
    回家路上居然心情大好起来,仿佛真的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一般,用习惯了的系统和操作方式,真的让办事效率都提高不少呢!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怎么处置空闲下来的A780了,目前的计划是打算把它卖了——超低价哦!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抓紧到这里来预定,但只限北京的朋友啦!哈哈……
  •   心想着天气渐渐冷了下来,若还是沿用之前的蓝色基调,自己写东西的时候都会觉得乱寒一把的,再加上最近心情其实还满high的,于是想着要变身了,而且是彻头彻尾的变身——若能大喊一声“月能显威力”,然后哐哐当当地就变成水手月,那自然再好不过……
     
      其实还是要多谢Nicholas,他更新过的SPACE页面色彩一直让我觉得很漂亮,所以我就挑了个更涂鸦的主题来回应他。不过他之前有用过dragostea din tei作背景音乐,虽然当时也正打算用它做自己的SPACE音乐,但我这人怕的就是撞车,害我一度羞于用同样的音乐做BGM,只好先挑上despre tine,打算每隔一小段时间就更换一首。Nicholas,加油喽!
     
      再来要多谢LEO,他给自己照片加的LOGO很有趣,于是也像模像样地做了个差不多的加在自己的照片上。话说这小子目前正在贵州漫游呢,没订上机票所以无法出国度假的我愣是羡慕他个半死!小LEO,快点回来吧,期待你的私密照片咧!
     
      搞什么搞——一通SPACE变身宣言,搞得跟奥斯卡鸣谢致辞似的,我果然已经很习惯形式主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