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香港出张中,情书每天有写,因为网络有问题,所以回上海后一起更新。
  • 22位设计师的swarovski水晶礼服,你猜我最爱哪一件?晚上在酒会上遇到我,拉住我问的话我就告诉你。



    晚上九点见,若灌我喝醉我会流泪。



  • 给Z先生的一封情书plus:第七封


    环保。
    环保就是让资源可以重复利用。所以杀生、砍伐、烧毁、无法降解都是不环保的行为。

    那么爱情呢?
    爱过了就不爱了。爱到极端还会引发许多悲剧。也都是些不能重复利用的有限资源。
    爱情,它很不环保!
  • 我为《时装L'officiel》四月刊做的 Alexander McQueen悼念特辑,全8p,比起国内大多数无病呻吟的追悼特辑,真正受过他指点并萌生时装新理念的我,有信心写得比任何人都要更深刻更动情。

  • 周五的versace活动谁跟我一起去?喝完还有续摊吗?这个周末想买醉



  • 冬至的这一天。
    外婆走了。

    她小时很疼我。
    会因为我这个外孙不开心,而当着所有人的面教训我的表弟,她的亲孙。
    在那个家境不算太富裕的童年,我即使撒娇要在大夏天,吃只能在过年吃的饺子。
    她也绝不面露难色,然后催促着擅长和馅包饺子的外公,去菜市场买我爱吃的羊肉和韭菜。
    她疼我一直疼到我上大学。
    之所以不说她之后依然疼我,是因为我没办法用准确的形容词来描述——
    爷爷去世的那年,她在所有子女面前强装悲伤,若无其事地说去洗澡,结果躲在浴室里大哭,起身的时候一脚踩空,就再也没有意识了。
    她的悲伤加上她的高血压,令她虽然活着会吃会喝会拉会撒,但再也不能跟我这个她疼得不行的外孙说话。
    大多人通常会把她这样的状况,叫做植物人。

    一晃几年过去了。
    年初的时候,清贫而辛劳的小姨夫意外辞世。
    我生日的第二天,倔强地要等我回家才肯咽气的爷爷,带着忍了十几年的癌症的痛苦,有些不情愿地离去。
    现在是外婆了。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去送她最后一程。
    明明昨天电话里听妈妈说,还勉强能撑个几天,我一直安慰自己说,今天出差跟客户开完会,就能赶回去说上最后的几句贴心话。
    但外婆她显然不可能听到了。
    我不贴心。
    其实,我没心没肺。

    冬至的这一天。外婆走了。
    我一个人躲在上海某个角落的小饭馆里。
    吃着韭菜肉馅的饺子。
    因为太烫,所以我流了眼泪。
    然而泪水不晓得为什么,竟然越来越多。
    我擦光了桌上一整卷卫生纸,也还是擦不光……
  • 當愛情只剩下十二個小時的時候

    我只好設下七個關卡 ........

     
    我會用盡全力的抱一次

    看對方會不會也用盡全力的抱我

     
    我會索取一個吻

    看看這次索吻

    能不能換來對方也向我索取一個吻

     
    我會有一次在斑馬線前停住

    看對方會不會察覺了  然後走回頭來牽我的手  帶我走過去

     
    我會寫一張小紙條  撕成兩半丟掉

    看對方會不會把紙條撿起來  拼湊著  閱讀

     
    我會在對方背對著我的時候

    在心裡默默呼喚十次對方的名字

    看對方在這靜默的幾分鐘裡

    會不會彷彿聽見了似的  轉過頭來

     
    我會從睡眠中醒來一次

    看對方是不是也會同時醒來  望著我

     

    最後

    我會說一次"我愛你"

    然後看看對方回答我的是

    "謝謝"  ?

    "真的嗎" ? 

    "我也是"  ?

    還是那個正確的

    "我愛你"  .........                                  

                                                                                By 蔡康永

     

    你说人生总要充满秘密才完整。


    所以我会拉你去喧闹的酒吧的墙角,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抱住你,别人看的见我们的身形,却看不见我们的脸。

    一小时十五分三十八秒的热吻,那是我們的秘密,等我們死了,一起爛掉了,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知道了……

                                                                                By 吉 良  


  • 人类都以为自己可以看穿别人。
    人类都希望自己可以看穿未来。
    其实人类连挡在自己眼前的玻璃分子都看不清楚。
    隔着亿万个分子看世界,
    从来就没有透明与不透明,
    我们眼前所看到的,
    一直都是浑浊。
    以及,
    我们不断膨胀的自以为是。